31.第 31 章(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宝宝......”

一切突然想起令时穗惊慌失措,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来。

没有疼痛,这是一具极为年轻的身体。

“宝宝!”话再次说出口,时穗顿时觉得这声音不对劲,再次重新打量四周她意识到了什么。

赶紧下床鞋都来不及穿,跑到镜前一看。

眼前这人是时穗,不过......是十七岁的时穗。

时穗之所以能够轻易判断出这是十七岁的自己,全因为自己的身高。

从初中开始,时穗的个子就开始猛蹿。在同龄女生都只长胸的年纪,时穗已经长到了需要她们仰视的高度。

同龄男孩子也少有比自己高的,每次起床照镜子,时穗都喜欢和镜子比划一下自己长到哪了。

索性时穗对这种小事记性还不错,现在这个角度,则是刚好。

时穗还没能接受这一切,房间门被敲响。

时妈妈推开房间门,和煦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笑容亲切:“穗穗,吃早饭了。”

时穗眼前漫起水雾,眼睛立刻酸痛的厉害。一抽气,眼泪立刻掉了下来,声音哽咽又依赖喊出一个久远的称呼:“妈妈......”

*

记不清在家里待了多久没出门,反正是直到开学时穗才终于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足不出门的日子里,时穗慢慢想,慢慢想。跟倒豆子一样,回想起了很多。

比如,她是在医院“死”的,“死”前自己的孩子还没来得及抱一下,就眼前一黑。

比如,追了她一年,一毕业就结婚的丈夫胡斐在她孕期出轨,还是小三闹上门害得她早产住院。

比如,和胡斐在一起没多久,妈妈就被查出乳腺癌晚期去世,爸爸伤心过度车祸随去......

时穗闭上眼睛,这些一点一滴她都不愿再经历一次。

虽然梦中她偶尔会喊着“宝宝”从中惊醒,有时白日会因为思念过度而以泪洗面。

可父母尚在又给了她极大的安慰,她们安慰时穗,那只是一场梦。

是不是梦,时穗自己最清楚。

*

拉开衣柜,入眼都是已经过时的旧衣。即便以前自己眼光再怎么好,时穗还是忍不住摇头。

尽管,这已经是时下的新款。

算了,就当复古吧。

穿好衣服最外面再披上肥大宽松的校服,出门前豆浆一口喝完,咬着半根油条上路。等到了熟悉的5路公交车,投了5毛钱找个位置坐下,时穗重重叹出一口气。

什么时候醒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醒来。

眼见就要高考了,时穗可是半个知识点都不记得,这就几个月的复习时间......搞毛啊!

原本她是可以考上S大的好不好!

到站下车,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都依然庄严无比的校门印入眼前。时穗紧了紧书包带子,叹气走了进去。

可随处一瞄,时穗就停住了脚步。

这校门口站了一个过分眼熟的人,清秀俊逸的模样,时穗不用回忆就知道是谁。

申熠。

她的同班同学,渣男胡斐是他的大学同学,一次在S市无意碰见申熠介绍认识的。

想到这个时穗就一肚子火,但一想到自己结婚那天,申熠送亲出了车祸......算了算了,就当抵消了吧。

时穗自己想了一下,确定高中时期和申熠没有什么交集,便只淡淡看了一眼,继续往学校走去。

从校门口穿梭去教室的路上,时穗终于找到了从前的感觉。

学生时期的时穗,一直是人群中最容易被关注的焦点。

1米75的净身高,太过打眼。再加上一副清清冷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惊艳模样,死板肥胖的校服套在她身上,都提高了几个档次。

进了教室,大半的同学都在埋头复习。

只有少数几人注意到教室门口的丽影,兴奋挥手。

时穗很快就认出,那是她同桌兼好友姚倩。同时,也是她结婚时的伴娘。

背着书包走了过去,在熟悉的位置上坐下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时穗就看着抽屉的小锁发愣。

高三整整一年都是用来复习的,中间放了个小寒假也不长,所以只带了必背的部分书本回家,大多数还是在这抽屉里。

时穗摸了摸兜,又翻了翻书包。

果然在书包内袋找到一钥匙片,打开了小锁。

带着复杂的心情和姚倩随意聊了几句,时穗就开始“复习”知识点。

她已经做好决定了,加倍努力的去考S大。

上一世她因为胡斐放弃的一切,这一次要全部拿回来。至于那些恩恩怨怨,不会再给发生的可能。

时穗先挑了最擅长的科目数学开始下手,可没看了两页她就头大的厉害。

以前她写的都是这么复杂难解的题目吗?

找来答案看了遍解题思路,又翻了翻笔记本,时穗彻底埋进了知识的海洋。

但毕竟不是彻头彻尾的高中生,坚持没多久时穗就集中不了注意力,摸着额头闭眼休息。扭了扭脑袋看向窗外,心一点一点平静下来后,时穗眼光一扫,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她的前桌什么时候变成一这么高高大大,跟座山一样的男同学了?

时穗看了半天也没认出这到底是谁,叹出一口气心想:还好这是靠窗的位置,不然坐正中间的话,自己怎么看黑板啊!这老师怎么排的座位?

稀里糊涂的上完上午的四节课,时穗更难受了。

听得懂的科目她很快就明白了,比如数学。听不懂的科目再怎么认真,也是一头雾水,比如化学。

数学和化学只有一字之差,可在时穗这里,这一个字,就是一条横沟!

中间课间休息的时候,前面那男同学也始终没有转过头来,时穗也就没有机会见得其庐山真面目。

偶尔时穗想的出神,就会盯着他的背影发呆。眼神在他宽阔端正的背肩上扫来扫去,以她多年看男模的经验以及直觉推断出,前面这位男同学的身材比例还不错啊!

这么一想,时穗又想起胡斐了。

他也是人群中身材比例极好的苗子,不然当年也不会把自己勾的五迷三道的。

终于到了午休时间,时穗伸了个懒腰从位置上站起来。

眼睛一睁开,就看到了前面那转过来的人。

时穗还真没直觉错,这人一站起来身姿挺拔的更是俊俏。身材的比例岂止是不错啊,那是极好极好的啊!

只是时穗实在没想到,这人是申熠!

这下时穗又忍不住疑惑了,怎么之前在校门口的时候没注意到?

“吃饭吗?”申熠轻声问。

时穗一愣,他这是在问自己?

仔细确认过了申熠清澈的浅色眼神眸,确定是在问自己后,时穗才慢慢反应过来,迟钝的“啊”了一声。

然后迅速转身抱着姚倩的手臂:“走走走,吃饭去。”

趁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时穗就拉着姚倩走到了走廊上。

时穗腿长,一步顶姚倩的小短腿两步。所以姚倩几乎是小跑着跟上时穗的步伐,一直到了走廊上,姚倩气都没喘匀。

“你们......还没和好啊?”姚倩喘着粗气问。

时穗一脸蒙逼,问:“什么啊?”

姚倩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还跟我装,全班都知道你们两在一起了。年前你们两吵了一架,申熠喝醉了把发给你的消息全发班群里了,说不分手。本来我们大家就都觉得,你们两有点暧昧不清......所以你们还没和好啊?”

时穗大脑直接当掉了,看向姚倩的眼神除了震惊之外,还有几分惊慌。

她怎么突然多出个男朋友了!还是申熠!

“啊!”时穗重重应了一声,说:“对,没和好,还分着。”

“真可惜。”姚倩惋惜的说,又八卦的问:“为什么分啊?申熠对你很好啊,长的也挺帅的......”

时穗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找借口,好在姚倩又说:“不过分了也好,现在都是冲刺阶段了,恋爱影响学习。”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时穗连忙点头。

“所以是不是暂时分,等毕业了再复合?”

“......吃饭吧吃饭吧。”

*

午休时间不长,吃过饭后就和姚倩就回了教室。此时教室人不多,还有几位认真看书的同学。怕打扰到他们,不管谁进来都小心翼翼的。

回到座位上,时穗就看到了一本摊开的作业本。

上面一句话,引得时穗全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我在天台等你,不见不散。”

作业本合上,封面果然申熠龙飞凤舞的签名。

随手一甩,作业本就飞到了前面的课桌上。位置也卡的刚刚好,不上不下。

时穗打了个哈欠,趴在了桌子上,心想:都分手了谁跟你不见不散......

细想一下又觉得好笑:还不见不散,就不上去,有本事你别走!

眼睛一闭,时穗就睡着了。

时穗故意不理,跟着人群下楼梯出校门,马路还没过,就看到了在外焦急等待的爸爸妈妈。

时光是挺着身板仰着脑袋,看到时穗脸上立刻露出笑颜,抬手招呼。

时穗走了过去:“爸,妈。”

董淑芬笑着摸了摸时穗脑袋:“学习一天累了吧?饿不饿?家里还留了点汤,回去热给你喝。”

时穗有点受宠若惊,上一世她高中三年可从来没被爸妈亲自接过啊!

时穗长得高自然是因为父母也高,三人这样站在一起成了一道风景,少不了有人纷纷侧目。

时穗赶紧挤进了车里,把书包放下来抱在身前时,下意识抬眼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的申熠。

他也看着这边,但没有停留多久。

车子还没发动,就转身走了。

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的不快不慢。

引擎发动,时穗很快跟上了申熠,转而将其甩在身后一大截,再彻底不见。

汤依然是喝了两口就喝不下,可是看着爸妈关心的脸庞,时穗就是灌也硬灌进了肚子。

洗了澡躺床上一时睡不着,时穗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

如果说自己原来和申熠感情很好的话,家里应该会有点“证据”什么的吧?

仔细环顾一周,时穗没觉得房间里有多什么东西。开了台灯把书桌里里外外翻了个遍,也依然什么也没找到。

但时穗已经发现有不对劲。

她的日记本,不见了。

从初一开始,时穗就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虽然记录的都是一些小事,可时穗就是爱写。这个习惯一直维持到大学遇见胡斐。

与胡斐相识相知相恋的那段时间里,时穗当然没少写日记。一写可以写好多字,字里行间全是少女怀春味道。

可情侣哪有不吵架的啊,有一次吵得特别厉害两人分手了一个星期。

那一个星期时穗就边看日记边哭,最后自己都受不了自己,把日记本全烧了个精光,并且也再也没有写过日记。

所以......她的日记本呢?

算了,重生后的世界反正就奇奇怪怪的......莫名其妙多了个前男友,自己原本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也不稀奇。

明天还要早起,时穗闭眼躺回了床上。

这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午休睡的太沉的原因,时穗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睁着眼睛不知道数了几百只羊,时穗终于睡着了。

*

之前申熠说,她座位换到哪他就要跟到哪的时候,着实把时穗吓了一跳。

她怕这人死缠烂打。

可没想到这前后桌坐下来,申熠并没有什么很多动作。

时穗这才终于又有了回到上一世的感觉,她们只是普通同学。

怕晚上睡不着,时穗白日在学校里就拼命学习。不是在做题,就是在翻书或者背单词记语法。

另外就是时穗胃口越来越差,除了在家里夜宵躲不过,在学校里多吃两口就想吐。

今天中午也是一样,明明是喜欢吃的菜,米饭也香软可口。可满心欢喜的吃了两口后,时穗就饱了。不仅饱,还觉得恶心。

强撑着走到教室,没忍住还是跑到厕所去吐。

回来时姚倩还在教室门口等待:“穗穗,你没事吧?你脸色好苍白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时穗捂着肚子摇头:“没有,就是想吐。”

姚倩:“你是不是得胃病了?让你爸爸妈妈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时穗也有想到这一点,可是不应该啊!没理由的啊!她一不喜辣,二不经常空腹喝冰。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有胃病?

“过几天清明节,到时候回早点下课,要不我带你到我姑姑工作的医院看看?”姚倩又说。

“好。”时穗点头:“谢谢。”

姚倩笑着摇头,表示不用。

回到座位上,时穗发现自己座位上,又多了莫名其妙的东西。

是一个笔记本,上面是申熠端正的签名。

大概是因为认真做笔记的原因,字都端正好看。时穗叹了口气,翻开了第一页。

虽然有点不齿,但不得不说时穗真的感谢申熠。

两人那次不愉快的经历之后,面上虽然没有什么交集,但隔一段时间时穗就能看到申熠不同科目的笔记本,放在自己的座位上。

高一到高三的所有知识重点,都清清楚楚的记录在那上面。

知识点多的话,一科就有好几本,但申熠每次都只放一本,等时穗看完了偷偷还回去,才有下一本。

想着之前自己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和好,现在又一句谢谢都没有的接受申熠的馈赠,时穗就很难受。

可没办法,这真的是她最需要的。

看着申熠做的笔记,时穗难免想到申熠。再联系到自己现在身体的这个情况,时穗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煎熬得等到申熠进了教室,时穗抬头看着申熠。

申熠注意到了时穗的视线,他怔怔的看着时穗,用眼神询问“干嘛?”

时穗想问的问题,不能在教室里正大光明问出来。她转移了视线,起身往教室门口走去,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看了一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