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 34 章(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时穗也理解,现在这个年代的女生,大多还是腼腆。

蠢蠢欲动想参加的可能条件不符合,条件符合的也不一定有时穗这样还算爽快。

可即便这样,时穗还是很紧张......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踏步走在众人面前了。

看着T台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时穗不得不佩服这个三福珠宝,胆识真大!都找些非专业的人来走秀,这是要全民娱乐吗?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活动一搞,肯定很多人都记住了“三福珠宝”这个品牌。

时穗分到的是一条黄金项链,以及一对黄金耳坠。

其实不管女生有多高,穿上高跟鞋都会比穿平底鞋更有气质一点。因为脚尖一点,女生都会自觉的昂首挺胸。

时穗按理说应该也换上高跟鞋,可她一个学生,出门自然是平底鞋啊!

后台人员看出了时穗的尴尬,可她们也不带准备鞋子的:“没事没事,你长得高不穿高跟鞋也行。”

时穗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如果时穗曾是专业模特,那完全可以踮着脚尖走完这场秀。

可她不是......

“那个......时穗是吧?”

时穗听到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看,是之前拉她参加活动的那个销售姐姐。

“我的高跟鞋你要不要试试?虽然可能小了点......”销售姐姐尝试着把自己的高跟鞋递过去。

时穗低头,看着这高跟鞋有点疑惑:“这是......几码的?”

销售姐姐有点不好意思:“38码的,我脚特别有肉,所以买鞋子都买大一号的。”

38码的高跟鞋穿起来一般会被撑的跟39码差不多,尤其是像这种恨天高。

而时穗平常,穿的就是40码的鞋子。

时穗咬牙,穿就是了。

“谢谢你啊!”时穗找来凳子,赶紧坐上去开始脱鞋。

销售姐姐显然很开心:“没事没事,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得奖的!我偷偷告诉你啊,你只要看着前方,和平常一样走路,稳赢!”

时穗被逗笑了,她怎么有一种,成为辣鸡中的战斗机这种感觉?

“只是......”销售姐姐又迟疑了一下:“你会穿高跟鞋吗?”

此时,时穗已经换好了鞋子。冲面前的人勾了勾嘴角,轻松站了起来,稳稳当当的绕着她走了一圈,并调皮的跳了一下。

销售姐姐惊讶的捂住嘴:“天啊!”

时穗再次被这人逗笑了,整张脸都是灿烂笑容,一扫之前的迷茫迟疑和困惑。

“你笑起来真好看,不得了,天底下怎么有你这么完美的人?肤白貌美大长腿......我整个一土肥圆。”销售姐姐叹气。

时穗虽然知道这人是在吹捧,但还是忍不住安慰:“其实一个女人,活的健康自信就很美!”

有了高跟鞋这一尚方宝剑,时穗有底气了很多。

本来时穗这太过打眼的身高,就一直被后台的这群姑娘们暗自打量。现在换上高跟鞋,时穗可以敏锐的从她们眼神中看到惊讶和一丝慌乱。

尤其,是她走的健步如飞的时候。

时穗抽到的位置比较后,大有压轴的感觉。

在那之前,时穗都很淡定的看着T台上走来走去的姑娘们。

本来她还紧张的心如小鹿乱撞,可她现在已经完全淡定下来了。

非专业就是好啊,大家都是瘸子,来比个赛跑。

有几个走的稳当的也都是正常走路,看上去很普通。

想到这里,时穗把后脑勺扎头发的皮筋取了下来,双手随意拨弄了几下。

不仅时穗是这样的感觉,台下的观众们看得也很无语。

要么这位就是步子迈的不大方,要么那位就是含胸驼背......大家渐渐没了兴趣,继续逛自己的街。

“穗穗还要什么时候才出来啊?这些人真的是在走秀吗?没吃过猪肉都没见过猪跑?”等得不耐烦的姚倩,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等着吧,我猜时穗肯定压轴。”一个男同学接了姚倩的话。

“为什么啊?”

“因为时穗的条件看上去最像模特啊!你看这些上场的,有哪个是跟时穗一样高的?”

“可是再压下去,人都走光了!”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都还在啊!是吧,申熠!”说着,这男同学推了推申熠。

申熠神情难得严肃,抿着嘴点了点头。

*

眼见还有五个就要到自己走了,时穗深呼吸一口气,正想往台上走去。

可步子刚迈出去,她就被人拉住了。

又是那个销售姐姐。

“你笑起来好看,记得,一定要笑啊!”说着,销售姐姐还给时穗展示了一下怎么笑。

笑是可以传染的,时穗第三次被这人成功逗笑。

带着这个笑,时穗走上了她的第一个T台。

这木板搭的台子即使扑上红地毯,也还是可以清楚感受到脚底下镂空的感觉。也正因为这样,跟着音乐节奏的时穗踩的如履薄冰。

现在人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多了,可是时穗一站上T台,就感觉好像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了过来。

时穗敛了笑容,惯性的摆动着双臂,刚到胸口长度的头发像是迎着强风自由飞舞。

有些事虽然一直没有刻意去做,但意识还记得。

领悟到这一点,时穗差点红了眼。

“穗穗!”

时穗听到姚倩的声音,转眸看过去。

一起来聚会的所有同学,都在那里兴奋的鼓掌呐喊和尖叫。其中姚倩最为激动,申熠最为冷静。

时穗突然涌上来的背上情绪顷刻全无,不仅如此还被姚倩那激动的小粉丝样给逗乐了。

反正都是非正式的比赛,时穗也把心里的包袱全部放下了。

走到那群同学面前站定,单手叉腰转了个圈才往回走。

好就好在姚倩她们也知道挑地方,站在T台的正前方。所以时穗即是转给了他们看,也是转给了所谓的评委看。

笑着往回走,直到下了T台,时穗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心跳一直在热烈跳动中。

而台下,太多人忘不了刚刚那短短一分钟都不到的画面。

“天啊,那是时穗啊?”

“我在电视机里看到那些模特走路还没什么感觉,可看时穗走过来我连呼吸都不敢......突然想看一场专业模特走的秀,看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我感觉刚刚像是一根电线杆领着千军万马朝我走过来......”

“什么电线杆啊!我们穗穗有胸有屁股好不好!”姚倩反驳。

“什么你穗穗啊,申熠的穗穗!申熠,说两句啊。”

“申熠跟我们说什么说啊,等下跟时穗说!”

大家打闹了一番,就去后台迎接时穗。

申熠留在原地,稳住内心的震撼,眨了好几下酸涩的眼睛,他才反应过来跟上他们的步伐。

申熠一直都知道,这学期开学后的时穗,变化很大。

原本以为,是因为年前早恋被发现的事,她父母给她的打击太大而造成的。

但后来,申熠发现不是。

时穗是真的变了,疯狂的学习,除了学习面对其他的一切都很陌生疏离。

眼神骗不了人,时穗看他的眼睛再没有了从前的欢喜。

而刚刚在T台上的时穗,是真的开心。

可那种开心,还是给人一种距离感。

而且.....那台风......

申熠还在思索,可他已经走到了后台。

所有人的簇拥着时穗,他站在不远处观望。

时穗注意到了不曾靠近的申熠,疑惑过后莞尔一笑,轻轻点头。

“你看,申熠在那呢。”

闻言,时穗先转头看向姚倩,听明白了这话的意思,才顺着视线看到了伫立在医院门口,正一脸担忧看着这边的申熠。

他微蹙着眉,右手紧紧抓着垂落的书包带子,嘴唇紧抿。

时穗突然想到了,天台上申熠说的第一句话。

“你身体好点了吗?”

时穗转头看向姚倩:“倩倩,谢谢你今天带我来医院检查,我有事要和他说,就不和你一起走了。”

姚倩点头:“我没事的,我还可以去找我姑姑。”说着,她又看了申熠一眼:“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看着姚倩走远,时穗取下书包,一边把中药放进书包一边走向申熠。

“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申熠关心的问。

时穗重新背好书包:“是胃病,外加有点失眠。”

“严重吗?”

“吃了药能好吧。”

“那就好。”

两人一起走到公交站下,这里有直达时穗家的公交。

时穗满脑子都是自己自杀的这件事,她看着申熠,终是没有忍住:“你都知道了?那件事。”

“嗯。”申熠点头:“那天晚上你进医院,你爸打电话把我骂了一顿狠的。”

时穗靠在公交站牌上,很是惆怅的说:“那几天过得浑浑噩噩的,都不记得是哪天了......”

说完,她看向申熠。

显然,申熠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可时穗就这样看着他,不冷不淡,却直入人心。

“二月八。”

时穗记下了这个日子,点了点头。

公交车来了,时穗上了公交车,对于申熠跟着一起上了公交丝毫没觉得意外。

医院这一站下车的人多,上车的人更多。

跟着人流上了车时穗很快被挤到了一个角落,申熠很快就跟了过来,自觉给时穗撑起一个安全区。

车子发动,摇摇晃晃。

时穗没有依靠,时不时失了重心往外倒去。可她只要身子向外一歪,首先碰到的就是申熠。

这就算了,当所有人摇晃过来时,申熠就化身成了一堵坚不可摧的城墙,替时穗阻挡了一切。

快到家时,时穗突然想起一事:“你有没有偷看过我日记?”

申熠摇头:“没有,你说过得,以后结婚了给我看。”

等了片刻,没有下文。

时穗轻笑,这还真是当年自己的想法。那时和胡斐在一起,胡斐死活吵着要看她日记,都被她拦下了,说结婚了才给看。

看来写日记的习惯是真有,只是日记本到底去哪了,谁也不知道。

突然间,时穗想到了爸妈。

看了看车窗外的街景,时穗才想起要下车,赶紧对司机喊停。

可是时穗没想到,下车这申熠也跟着。

公交车开走了也没见申熠有动的意思,时穗无奈叹气:“你还跟啊?等下我爸妈要看到了。”

申熠看过来的眼神突然复杂,时穗读不懂那是个什么意思。

“有个补习班。”申熠突然开口:“每天晚上六点半到九点,就在学校附近。听说还不错,很多高三学生都有去补,你要不要去?”

申熠这么一说,时穗突然想起这么一事了。

那是住在学校的退休老师办的,教学方法确实很有一套,当年带出来的学生不少都金榜题名。

自己居然把这茬给忘了。

“可以啊。”时穗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嗯。”申熠点头:“那我走了。”

申熠转身就走,可就在那一瞬间,时穗感受到了脸上的一丝凉意。

看了看地面,时穗发现,是下雨了。

“申熠。”

申熠转回过身,不明所以的看向时穗。

时穗仔细打量了申熠一眼,见他不像是有伞的样子,反手从书包侧袋抽出伞:“下雨了。”

申熠没接,看了看天:“雨不大。”

“等下就大了。”时穗手没有收回。

申熠道谢接过伞,时穗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

一路沿着屋檐下走,时穗没有淋到雨。但如果她不把伞借给申熠,申熠恐怕就要淋成落汤鸡了。

看着外面完全不见要停的大雨,时穗想着爸妈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就偷偷溜进了主卧室。

衣柜、抽屉、床头柜......能找的地方时穗都找了,可是日记本的半点影子都不重要。

虽然事到如今,日记本里面记录着什么东西都不重要了,可时穗还是想知道,她的日记本在哪里。

一无所获,时穗只能回到房间看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