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 33 章(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这完全是拥有了在公司横着走的权利,也因此公司里关于她的流言蜚语多得很。不过这些话由那些人说出来,怎么都有一番羡慕嫉妒的味道。

时穗从不参加这样没营养的讨论,现在要和许涵绮合作,她还真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

不然知道的越多,越尴尬。

既然接了广告,那应酬自然是少不了的。

又是一顿那酒当饭的晚饭,时穗又是半杯白酒下肚,只觉得嗓子都要烧起来了。

偏偏这个时候,又是一个不知道总监还是经理什么样的领导,举着杯子点名时穗。时穗话都听不太清楚了,只能下意识去拿酒杯。

可酒杯还没拿起来,就被一人挡下。

时穗红着眼睛去看,是许涵绮。

“胡总啊,你干嘛总拉着我们穗穗喝酒啊?我坐她旁边,都被你忽视好久了。”许涵绮娇嗔地说。

“这不看你一直跟他们喝,忙不过来嘛。”那人解释。

“不听,我看啊,你就是讨厌我!”许涵绮能懂得拿捏分寸,这个时候要是用“不待见,故意的”之类的词语,只怕那边得了个尴尬。软着声音“讨厌”两个字说出来,莫名有股撒娇的味道。

“哪能啊,得得得,我请罪!我请罪行吧!”胡总中套了,这种情况,一般也都是心甘情愿。

许涵绮一阵银铃笑声,挑眉思索了一下说:“那你怎么请罪啊?不够诚意的话,我可不依!”

一阵讨价还价,胡总自罚了三杯,许涵绮又敬了三杯,这事算是翻篇了。

原本时穗以为这下应该轮到自己了,却没想胡总像是把时穗这事给忘了一样,和桌上其他人谈天说地。

接下来再有人找时穗喝酒,许涵绮总会来插一脚,陪着一起喝顺便看似无意的帮时穗挡点酒。

时穗不觉得自己酒量差,可和许涵绮一比,只觉得这人简直是海量。喝白酒跟喝白开水一样,脸不红心不跳,眼神还分外清明。

传说中的千杯不醉?

一顿饭局下来时穗对许涵绮是妥妥的福了,喝的量比她多出两倍不止,走路被扶的还是时穗她自己。

到了饭店门口,他们见时穗好像不行了都要送时穗回家。

许涵绮将时穗紧紧的抱在怀里,笑着摇头,说她男朋友车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这样,那些心怀鬼胎的人才肯放弃。

时穗说不上醉,只是走路有点不稳。

等那群人全部走了后,时穗挣扎着从许涵绮身上起来,认真道谢:“谢谢你!”

许涵绮见时穗能自己起来,也就没伸手去扶,轻轻挑嘴一笑有点得意:“没事儿,你怎么回去啊?”

“打的吧......你呢?男朋友来接?”

许涵绮像是听到笑话一般笑了起来:“有男朋友的是你,他不来接你吗?”

时穗愣住,看了看时间,摇头:“算了,太晚了。”

许涵绮看着时穗,也没说什么点点头:“行,那一起打的吧,先送你回去。”

回学校路上时穗了解到,许涵绮是遗传到母亲的特殊体质,所以才能千杯不醉。

公司里的风云人物突然变得这么亲近,喝了酒的时穗好奇心放大了无数倍,忍不住问:“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啊?”

许涵绮这次没有跟之前解释自己的特殊技能一样侃侃而谈,而是一脸很高深莫测的挑眉:“看你顺眼。”

到了学校,时穗下车。

许涵绮趴在车窗,眨着眼睛问:“现在应该还没有开学吧?你是租了房子还是?”

“住学校宿舍。”时穗笑着说。

“这样啊,那行,你进去吧,拜拜。”

“拜拜!”

时穗往学校里走,脑子有点乱还有点兴奋。

她觉得许涵绮跟公司那些长舌头的人说的完全不一样,豪爽干脆,也很懂进退,这种人在各个场合都容易混得开。

也难怪资源都送到她手上!

对许涵绮好感蹭蹭蹭的同时,随着广告几天的拍摄,时穗很快和许涵绮熟络起来。

时穗觉得,她和许涵绮之间好像没有距离。

公司的人都不能理解这两人为什么能走到一块,一个清冷如风,一个嚣张似火。张洋嘉就是最不理解的那一个,逮着机会就跟时穗宣传她的道听途说。

时穗对此也不怎么理睬。

拿下开年红还没来得及庆祝,学校就正式开学了。

明明和申熠只是一个多星期不见而已,但时穗却觉得这中间像是隔了好几个年代!

申熠是想陪时穗一起回S市的,可一方面家里走不开,时穗也知道自己会很忙顾不上申熠,所以是各种劝说让申熠留在了S市,顺便拜托了他照看妈妈。

现在好了,公司有许涵绮,学校有申熠,时穗感觉日子特别美。

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刚开学学校也很忙。

课程表一下来,时穗看着那密密麻麻的课程安排头痛不说,看到手工课更是头大。

要想取得好成绩,到时候交上去的手工作业当然得用心。可是用心的作品无疑很花费时间,而时穗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当然,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还有申熠和张洋嘉。

张洋嘉早就无所谓了,对学业有破罐子破摔的准备,上课经常找个无人的角落补眠。

可时穗不行,每次都掐着大腿让自己认真听课。这样的话,反而手工课会好一点。提前完成了作业,提前休息。

这样两头忙的一直忙到了5月份,过完日思夜想的劳动节还没来得及回味,就迎来了期中考试。

时穗记得这一次的期中考试,所以应付起来也相对轻松很多。

倒不是记得考试题目到底是什么,而是这次的期中考试,一个调皮的老师也突发奇想想掺和一脚,所以让同学们随意设计一款夏季的衣服交上去。

这原本应该是大二做的事情啊!这消息一宣布出来,所有同学都惨叫连连除了时穗。

她本来就知道这个,所以早就做好准备了。

上一世她画的什么她还记得,这一世闲着没事的时候,时穗随便涂涂画画也大概成了形,再稍微润色一下就好。

班上也有一直做好准备的学霸,时穗也记得有几个设计得是真不错的作品,可她就是好奇,申熠会设计出个什么来。

一个明明适合做程序员的人,却跑来学了服装设计。

时穗越想越好奇,于是没少打探。

申熠却没怎么给时穗打探的机会,减少了去公司的时间,选择了泡在图书馆。偶尔时穗问起,申熠也是打哈哈一般转移话题。

时穗有时间还好,偏偏她就是没时间跟申熠慢慢磨。

于是一直等到成绩公布那天,时穗才终于看到申熠的第一个作品。

大多数人的第一个作品,为了表示自己真的具有时尚感,都会选择女性的礼服还进行设计。

因为造型可以千奇百怪,有时候还真不是好看才是时尚,而是奇怪才时尚。

可偏偏申熠跟大家选的都不同。

长到脚踝的半身裙,上身直到肚脐眼上一点,又袒露出整个胸口和锁骨,肩膀上还有垂下飘逸丝带装饰。

时穗想象了一下,如果是雪纺用料的话,这款还挺仙的。而且,怎么看时穗都觉得,这套极具中国风的特色。

而这个设计图,足以让班上同学发出惊叹。时穗可以理解,毕竟这个年代衣服都学着港星,或者台湾明星花里胡哨的。

申熠这个设计,可以说是一股清流。

老师对这个作品也是称赞有加,夸奖的同时并且建议申熠,设计的可以更大胆前卫一些。

申熠点了点头,从讲台上拿着作品走下来时,时穗特意挥了个手称赞:“挺好看的!”

申熠勾起了嘴角,淡淡点了点头。

接下来几乎是没有了期待,所有的作品都跟上一世看到的一样,时穗只是亲身回忆一遍而已。

就连她自己,都是的懒得只在原来的设计稿上,稍加修改。

一切都跟预想中一样,除了申熠。

可是时穗万万没想到,她的身边竟然还有一个突变。

那就是大华。

他的设计稿不是时穗上一世看到的那个设计,而是来自三年后某影后在一个国际电影节上的礼服手稿!

时穗还记得,她被拉到策划人面前填写资料的时候,那策划人看到时穗简直是眼前一亮:“可以啊,终于找来一个靠谱的了!”

时穗也理解,现在这个年代的女生,大多还是腼腆。

蠢蠢欲动想参加的可能条件不符合,条件符合的也不一定有时穗这样还算爽快。

可即便这样,时穗还是很紧张......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踏步走在众人面前了。

看着T台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时穗不得不佩服这个三福珠宝,胆识真大!都找些非专业的人来走秀,这是要全民娱乐吗?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活动一搞,肯定很多人都记住了“三福珠宝”这个品牌。

时穗分到的是一条黄金项链,以及一对黄金耳坠。

其实不管女生有多高,穿上高跟鞋都会比穿平底鞋更有气质一点。因为脚尖一点,女生都会自觉的昂首挺胸。

时穗按理说应该也换上高跟鞋,可她一个学生,出门自然是平底鞋啊!

后台人员看出了时穗的尴尬,可她们也不带准备鞋子的:“没事没事,你长得高不穿高跟鞋也行。”

时穗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如果时穗曾是专业模特,那完全可以踮着脚尖走完这场秀。

可她不是......

“那个......时穗是吧?”

时穗听到熟悉的声音,转头一看,是之前拉她参加活动的那个销售姐姐。

“我的高跟鞋你要不要试试?虽然可能小了点......”销售姐姐尝试着把自己的高跟鞋递过去。

时穗低头,看着这高跟鞋有点疑惑:“这是......几码的?”

销售姐姐有点不好意思:“38码的,我脚特别有肉,所以买鞋子都买大一号的。”

38码的高跟鞋穿起来一般会被撑的跟39码差不多,尤其是像这种恨天高。

而时穗平常,穿的就是40码的鞋子。

时穗咬牙,穿就是了。

“谢谢你啊!”时穗找来凳子,赶紧坐上去开始脱鞋。

销售姐姐显然很开心:“没事没事,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得奖的!我偷偷告诉你啊,你只要看着前方,和平常一样走路,稳赢!”

时穗被逗笑了,她怎么有一种,成为辣鸡中的战斗机这种感觉?

“只是......”销售姐姐又迟疑了一下:“你会穿高跟鞋吗?”

此时,时穗已经换好了鞋子。冲面前的人勾了勾嘴角,轻松站了起来,稳稳当当的绕着她走了一圈,并调皮的跳了一下。

销售姐姐惊讶的捂住嘴:“天啊!”

时穗再次被这人逗笑了,整张脸都是灿烂笑容,一扫之前的迷茫迟疑和困惑。

“你笑起来真好看,不得了,天底下怎么有你这么完美的人?肤白貌美大长腿......我整个一土肥圆。”销售姐姐叹气。

时穗虽然知道这人是在吹捧,但还是忍不住安慰:“其实一个女人,活的健康自信就很美!”

有了高跟鞋这一尚方宝剑,时穗有底气了很多。

本来时穗这太过打眼的身高,就一直被后台的这群姑娘们暗自打量。现在换上高跟鞋,时穗可以敏锐的从她们眼神中看到惊讶和一丝慌乱。

尤其,是她走的健步如飞的时候。

时穗抽到的位置比较后,大有压轴的感觉。

在那之前,时穗都很淡定的看着T台上走来走去的姑娘们。

本来她还紧张的心如小鹿乱撞,可她现在已经完全淡定下来了。

非专业就是好啊,大家都是瘸子,来比个赛跑。

有几个走的稳当的也都是正常走路,看上去很普通。

想到这里,时穗把后脑勺扎头发的皮筋取了下来,双手随意拨弄了几下。

不仅时穗是这样的感觉,台下的观众们看得也很无语。

要么这位就是步子迈的不大方,要么那位就是含胸驼背......大家渐渐没了兴趣,继续逛自己的街。

“穗穗还要什么时候才出来啊?这些人真的是在走秀吗?没吃过猪肉都没见过猪跑?”等得不耐烦的姚倩,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等着吧,我猜时穗肯定压轴。”一个男同学接了姚倩的话。

“为什么啊?”

“因为时穗的条件看上去最像模特啊!你看这些上场的,有哪个是跟时穗一样高的?”

“可是再压下去,人都走光了!”

“那有什么关系,我们都还在啊!是吧,申熠!”说着,这男同学推了推申熠。

申熠神情难得严肃,抿着嘴点了点头。

*

眼见还有五个就要到自己走了,时穗深呼吸一口气,正想往台上走去。

可步子刚迈出去,她就被人拉住了。

又是那个销售姐姐。

“你笑起来好看,记得,一定要笑啊!”说着,销售姐姐还给时穗展示了一下怎么笑。

笑是可以传染的,时穗第三次被这人成功逗笑。

带着这个笑,时穗走上了她的第一个T台。

这木板搭的台子即使扑上红地毯,也还是可以清楚感受到脚底下镂空的感觉。也正因为这样,跟着音乐节奏的时穗踩的如履薄冰。

现在人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多了,可是时穗一站上T台,就感觉好像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了过来。

时穗敛了笑容,惯性的摆动着双臂,刚到胸口长度的头发像是迎着强风自由飞舞。

有些事虽然一直没有刻意去做,但意识还记得。

领悟到这一点,时穗差点红了眼。

“穗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