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 32 章(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胡斐怎么会在这?

虽然以前他追自己的时候,时不时有从B市飞过来。可现在自己和他没半点关系,他不好好的在B市读书干嘛?

难不成一面之缘就相思成疾了?

时穗清楚记得,上一世胡斐是如何表达的爱意。

可她,不想听!

申熠被拉的有点懵,走出好几步远了,还下意识转过头去看身后的那人。

浅色眸子暗了暗,申熠转过头问:“那人,你认识?”

“没有。”时穗回答。

申熠沉默了片刻,才问:“还玩吗?”

“不了,想回去休息。”这里的空气已经被污染,时穗全然没有了再继续玩下去的兴趣。

心里的乌云越集越密,明明是她挽着申熠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两手相牵。时穗被带到了树底下,一阵风吹过,时穗才觉得好过一点。

突然,视线变亮。

时穗头顶的帽子不知道被谁掀了,她下意识抬头去看申熠,申熠无辜摇头。

所以,是风。

额头一层密集的虚汗神经被清风吹的沁凉,连同那些难以描述的烦恼也吹得渐远。

申熠松开了时穗的手,小跑过去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那顶鸭舌帽,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走过来时将帽子后面的带子拉紧了一点。

要给时穗戴上前,先整理了下时穗被风吹乱的刘海,才仔细把帽子戴上去。

“谢谢。”时穗轻声道谢。

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珍重刚刚申熠给她捡帽子那些细节。

单膝蹲下,低头转身,抬头轻笑。

再缓缓的走到她的身边。

风也吹起了他额前细碎的刘海,浅色眼瞳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这些时穗都记得清清楚楚。

回到宿舍楼底下,依然有不少人在那等着时穗。

可他们头一次看到,有人站在了时穗的身边,两人说不上亲昵可即便是轻声细语的聊着天,也有着一层说不清的暧昧。

很快,时穗交了个男朋友的消息迅速覆盖了校园网。

本就是个不大的圈子,申熠的名字也很快被师生们熟知。

校园BBS上,迅速有很多校友跟帖。

“虽然挺般配的,但还是好心痛。”

“优秀的人果然都是互相吸引,我的女神......”

“正式开学后一直有偷偷关注申同学,虽然早就知道......哎,祝长久!”

所有人都认为两人在一起了,没有人向时穗求证,时穗也没有解释。

不去解释的原因有很多,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时穗每天回宿舍时,再也看不到在那特意等候的人了!

可喜可贺!

*

上了一上午的课后,时穗就匆忙赶去了公司,和其他模特们一起出发去拍摄地点。

她并没有叫上申熠,原因有很多。申熠有其他的课要上不说,她自己倒了拍摄地点轮到她化妆又不知道要等多久,干脆时穗先过去,申熠到上完下午第一大课再去应该也不迟。

到了公司,一切如时穗所料。

所有人慢吞吞出发后,等化妆师给她化妆又要许久。

好不容易刚化完妆时穗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手机开始震动,是申熠。

时穗原本不想耽误时间,想自己去换衣服让张洋嘉去接申熠上来。可是张洋嘉正在化妆,时穗只得自己动身。

悄悄溜出了化妆间,火速冲到电梯口往下。

当一张浓妆艳抹的花脸凑到从天而降时,申熠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时穗忍住笑,她刚跑过来没稳住,一个急转身窜到申熠面前才停下来:“被吓到了?”

申熠笑着点头:“拍杂志,都化这么浓?”

时穗挑眉:“这不算浓的了,镜头下是要化浓一点的,不然到时候光一打没气色。走秀的时候妆才叫做浓呢,整张脸跟调色盘一样,就怕远一点的人看不清楚你眼睛鼻子的位置。”

时穗不敢多耽误时间,拉着申熠就往电梯去。

申熠皱眉:“可你上次在学校走秀,妆不浓啊。”

电梯内,时穗按了楼层抱胸解释:“那是因为我不想化浓了,可外面正经的走秀由不得我。”

申熠点头。

出了电梯时穗就又悄悄溜进了化妆间,身后的申熠被她随便按在一张椅子上:“我去换衣服,你待在这里不要动。”

申熠再次点头:“不动是可以,但要是有人问起我,我要怎么说?”

时穗抿嘴想了想:“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你。”

丢下这句话,时穗就拿过自己的衣服,跑进了更衣室。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所有人都忙成一团,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这化妆间突然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就坐在角落的板凳上,完全减少了自己的存在感。

张洋嘉是化好妆站起来要去换衣服才看到对面那申熠的,余光里过分眼熟的身影,让她走出去两步才回头。

申熠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张洋嘉并没有很惊讶,看来是时穗和她提起过。

时穗终于换好了衣服从更衣室出来,和张洋嘉擦肩而过时,被轻轻戳了下手臂。

“你带来的?”

时穗点头。

“等下他们说起来怎么办?”张洋嘉有点担心。

时穗给了个放心的微笑:“我自有办法。”

出化妆间时,时穗给申熠使了个眼色,让申熠跟上。

奇怪的就是,申熠偷偷进来坐着时没让人察觉。跟上时穗出化妆间留下的那片刻背影,倒是被化妆间里众多人给注意到了。

“那谁啊?”

“跟着时穗出去的......应该就是时穗带来的吧?”

大家只是议论片刻,就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等张洋嘉到达片场是,下意识去找时穗,却先发现了正在做打光工作的申熠。

时穗此时正在拍照,拎着某牌的最新款在假街道的幕布下,或跑或跳,冲着镜头展示永远都不会僵硬的笑肌。

时穗是出了名的好拍,笑起来感染力十足,不笑时又清冷无比。

摄影师特意给时穗又多加了一个帽子,再来个小范围的人工降雨。

时穗背对摄影师,右手将包甩在肩膀上,回头一看。冰凉的水贴着她脸颊,也淋湿了她的衣服。可偏偏就是这富有距离感的模样,最为吸引眼球。

终于拍摄完这几组照片,时穗打了个寒颤躲到了角落。细心的工作人员赶紧递上了热茶和厚外套,时穗只是暖了暖手没有喝,笑着向大家道谢,又赶紧回到化妆间补妆。

申熠两手都举着灯光,半步都走开不得。

可等时穗再回到片场时,申熠身边已经围了好几个模特。

时穗有点惊讶,去看待在角落张洋嘉,张洋嘉立马从看好奇的脸改成“我很无辜”。

仔细想来这确实也理所当然,毕竟等待拍摄的模特都很无聊。尤其这些又都是老油条了,对这里工作人员早就熟络的可以互骂的那种。

突然来了一个小帅哥,学生气质十足,身材模样还都不错,可不得去调侃逗趣一番?

即使申熠不说话,几个女人围着他也能聊出花来。

而这些,只要不闹出大的动静,妨碍了拍摄进度,谁都不会来管。

时穗有点郁闷,原本她不想管,可正要转头就看到申熠投射过来的求救眼神,时穗就来劲了。

一步步走过去,双手背在身后笑问:“你们,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啊?”

那群模特均是一顿,她们本就知道这小帅哥是时穗带来的,只是大家都好奇是个什么关系。现下,时穗来了正好。

“我们就是在打听,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可是他就脸红着不说话,闲着没什么事,就多待了会。”其中一人说。

时穗微勾嘴角:“他一直都是这么羞涩,你们就不要闹他了,不然他以后都不敢来找我了。”

虽然没有正面承认,但这话的意味分明。

那群人交换了个神色,之前和时穗说话的人再次开口:“好吧好吧,就不打扰你们了。不过小帅哥啊,以后多带带你同学什么的过来,每天看一样的脸多腻味啊。今天可是好不容易有了点干劲......”

那人话没有说下去,意味深长的看了申熠一眼离开了这里。

申熠终于觉得周围空气清新了一点,不再是各种乱七八糟的香水味混合在一起,他鼻子都要受不了了。

时穗忍住笑,凑上去小声问:“怎么样?感受到了这群人的如狼似虎没?”

申熠脸色有点不太好:“嗯。”

沉默片刻,又问:“这行,是不是经常这样?”

时穗点头:“当你站的不高,身后也没人的时候会经常被这样。”

“那你......”申熠的眼眸里是说不出的担心。

时穗笑意加深,轻松挑眉,却不说话。

两世为人,时穗自然有自己和这类人的相处之道。她不会让自己和这群人同流合污,但也绝不会被什么肤浅东西撩了心智。

在她看到这圈子更深处的恶之前,她必须得先强大起来,站在高处。

当别人看她都需要抬头仰望时,才算赢。

张洋嘉瞪大眼睛:“是校友,还同系?那看着怎么这么眼生?没参加军训吧?”

时穗点头:“嗯,他今天才来的学校报道。”

“真好,不用参加军训......不扣学分吗?”张洋嘉问。

时穗轻轻推开张洋嘉,在自己书桌前坐了下来,摇头说:“不知道啊,这个我没问。”

“如果不用扣学分的话,那可以说是很羡慕了......”张洋嘉感叹,拉过自己的椅子坐在时穗身边又问:“那他跟你什么关系啊?来学校报道第一天就来找你,很可疑哦!虽然我没有看到你们两坐在一起,但听看到的同学们都说,你们看上去超配!”

时穗无奈的整理了下书,她不太想回答张洋嘉这个问题:“要上晚自习了,你准备准备吧。”

张洋嘉哪是那么好打发的人,何况她早知道时穗是个什么脾气,抱着时穗的手臂就开始撒娇:“你告诉我嘛,我一定不告诉别人!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时穗是真被缠的没办法,看着张洋嘉的眼睛,沉思了片刻才给了个答案:“朋友......只是朋友。”

张洋嘉显然没想到答案如此简单,愣了一下又马上恢复之前的欢脱样:“哦,这样啊!嗯......你等下我,我跟你一起去。”

现在宿舍里只有她们两个,很快就准备好出门了。

才一会功夫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校园大道被路灯照亮。

来到教室时穗果然看到了正在自习的申熠。

申熠也注意到了时穗,笑着招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时穗凝神片刻,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和张洋嘉一起坐在了另一个角落。

张洋嘉自然也注意到了申熠的动作,问时穗:“你不坐过去吗?他好像很希望你坐过去。”

时穗没回。

坐下没多久,时穗书还没打开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异动。

转头一看,果然,又是申熠。

总是这样,她不过去,他就过来。

张洋嘉发现申熠过来的反应,比时穗惊讶得多。

时穗简单介绍了一下,两人友好的打着招呼。

其实时穗也不知道,她现在和申熠的关系要怎么算。申熠喜欢她,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她也曾明确的拒绝过申熠。

可这么长时间的陪伴,要时穗再那么理智的拒绝一次,恐怕是说不出口。

而且中间申熠消失的两个月里,开学后的解释是有了,那开学前呢?

时穗只能寄希望于,申熠想的是“做不成情侣就做朋友”的这种。

*

原以为,上了大学后和申熠的接触会慢慢变少,毕竟各自都会扩大自己的交友圈也有自己要去做的事。

可没想到两人相处的时间和高中时完全差不多,只是姚倩换成了张洋嘉。

系里马上就要举办创意服装展览了,大一新生不能参加,都是学长和学姐们在玩。

于是啊,这个周末,时穗这个系学生会的新成员,就被安排去买布料,到时候也做个幕后的工作人员。

布料是时穗和张洋嘉一起去买的。

回来路上,张洋嘉捶着走痛了的小腿抱怨:“穗穗,你知道学生会的人多招恨吗?搞不懂你怎么会进学生会。你看上去,不像是那么爱挑担子的人啊。”

时穗笑了笑没有说话。

她要进系学生会,完全是因为系主任陈惠玲。

这陈惠玲其他没别的,但她认识S市有名的蓝羽模特经纪公司的总监彭惜。

这个彭惜每年都会到S大来,招收需要的人才。

虽然在外也可以有去蓝羽面试的机会,但总归被人介绍进去的有门路一点。

时穗招手叫了的士,把张洋嘉塞了进去,再将一袋袋布料把后座还有后备箱塞满:“你先回学校吧,我坐公交回去。快到了你发条消息给我,我让学生会的人来接你。”

张洋嘉有点惊讶,看了看已经塞满的车:“你不坐上来吗?挤一挤还是可以的吧?公交要等很久呢!”

时穗摇头:“我光是刚刚在那市场里面转,我都喷嚏打个不停了。让我跟它们坐在一起,饶了我吧!”

“好吧,那你路上小心啊!”张洋嘉说。

时穗点头,送走张洋嘉,时穗活动了下手臂就走去公交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