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 20 章(1 / 2)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WWW.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时穗还在欲言又止,申熠已经有了决策:“上去说吧,这里说话不方便。”

时穗惊讶,微微瞪大眼睛:“我可以上去?”

申熠挑眉点头:“每个学校都有个不成文规定,男生宿舍,随时欢迎女生进入。”

时穗不敢相信,犹豫了片刻还是跟上了申熠的脚步,走过老大爷窗前时,老大爷果然没说话。

“所以,你们男生宿舍经常有女生来嘛?”时穗问。

申逸轻笑:“来了也是别人的女朋友。”

时穗听了顿时想到自己,那她呢?

上到三楼走到走廊的顶头,终于看到申熠停步,掏出钥匙开门。

时穗原本以为会看到臭袜子什么的这类脏东西到处都是,却没想到还算整洁。虽然比不上她的女生宿舍,但时穗觉得还是挺可以的了。

毕竟几个大男人生活在一起,就别要求太多了,现在又不是军训期间。被子普遍叠的都很马虎,只有一床叠的可以。

而申熠就是在那张床前,搬了条凳子让时穗过去,自己在床上坐下:“你有事要问我?”

多了一段时间的酝酿,时穗早已淡定下来,走过去并不坐下,手搭在椅背上说:“我刚去找大华了,大华说,他的设计稿是你先画出来的。”

“嗯。”申熠淡淡应了一声。

“我……看过……这个作品,在……”

“在三年后的戛纳电影节上。”申熠见时穗还在吞吞吐吐,索性自己把接下来的话说了。

时穗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然后结结巴巴地问:“所以......你也是.....未来来的?不对,我是说......重生?”

“嗯。”申熠又应了一声:“比你早两年多。”

时穗再次瞪大眼睛,但很快又淡定下来。

她惊讶于申熠的坦然,但同时又觉得理所当然。

一时间,时穗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待下去了。虽然她对申熠的重生充满好奇,但是一想到,申熠是死在为自己送完亲回家的路上......

时穗突然想逃离,她不知为何对申熠突然充满愧疚,愧疚到完全无法与他独处一室。

“我......我先走了”时穗原本想找个借口,可大脑短路的她连一个像样的借口都编不出,索性扔下这话,就转身往门口走。

她很慌乱,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转身的同时,申熠也从床上站了起来。

当时穗的手要触碰到门锁时,一只大掌从后面伸出来,抓住了她的手。一个转身,时穗被禁锢在了冰冷的墙壁,和申熠温热的怀抱之间。

抬眼时,时穗撞上了申熠的清澈眼瞳。

“你没有其他要问的了吗?”申熠轻声问。

时穗紧咬下唇,她当然有很多问题想问,可是那些问题,没有一个是她能问出口的。

“那我先问吧。”申熠停顿了一下,低头深呼吸一口气慢慢呼出:“他后来,对你好吗?”

他?

明白过来时胡斐,时穗瞬间红了眼。

胡斐出轨后,时穗内心的苦楚都无处诉说,她还必须得自己照顾好自己准备生小孩。难产而死的她再醒来已是重生,可一切的一切,时穗都只能藏在心里。

现在,终于有一个人,有一个地方,可以诉说了。

申熠声音也有点哽咽:“那天在南湖,我看到他时,天知道我多么害怕你和他又......”

“不会的。”时穗打断申熠的话说:“我不会再和他有任何瓜葛了。”

吸了一下鼻子,时穗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刚结婚时,他对我还算不错。但在我怀孕后没多久,他就出轨了。那个小三在我怀孕快9个月的时候,推了我一把,孩子保没保住我不知道,再醒来时我已经回到这里了。”

话音刚落,时穗就被耳边拳头捶在墙上的声音吓了一跳。

然后看到申熠咬着牙说:“人渣!”

时穗不想让他们两个在这事上,纠结太久,于是反问:“你呢?你......你的死,会是因为我吗?”

时穗终于问了出来,她的整个声音都在颤抖。

如果真的有关系,她该怎么面对申熠......

申熠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久,才开口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直到跟着大家一起去接亲的时候,才发现我一直喜欢着你。”

时穗惊讶的看着申熠,而她眼中的申熠,也悄无声息的红了眼。

“我一直觉得你很特别,很引人注目。但我一直都不知道,原来那就是喜欢。他追你的时候,我心里虽然不舒服,但也帮着他追你。直到你和他结婚了,我才彻底后悔。参加完你的婚礼,我满脑子全是你。那晚在酒店我几乎整完没睡,第二天赶着去上班,没注意到转弯的大卡车,所以出了车祸。”

申熠说的很慢,没一句,都像做足了准备,斟酌了每一个字后才慢慢说出来。虽然他已经尽可能说的轻描淡写,但每一个字砸在时穗心上,都让时穗的愧疚多出一分。

直到最后一个字,时穗已经泣不成声。

过了好久,时穗才哽咽的问:“真的?”

她总觉得,这个说法过于随意,像是特意为了安慰她,而说出来的。

“真的。”申熠点头。

时穗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申熠的眼睛越来越红。

可申熠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所以我重生后,就追你啊,先把你追到手,毕业了就让你嫁给我。我想老天爷是看我太可怜了,所以重新给了我一次机会。这次我没有错过,我追到你了。”

时穗完全笑不出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她为自己哭,为申熠哭。

比起自己,她更心疼申熠。

“别哭了,都过去了。”申熠抬手要去擦时穗的眼泪,被时穗抢先自己擦掉了。

低下头轻轻抽泣,可眼睛还是酸的厉害。即便擦干了眼泪,新的眼泪又溜出来堆积在眼眶,汇集而下。

时穗也不想哭了,可就是停不下来。

正在她想转身躲开申熠的视线时,眼前一暗,柔软的唇落了下来。

时穗下意识想躲,可头刚一偏开就被申熠一直撑在墙上的手固定住脑袋,张嘴吸气的时穗被迫的接受了申熠的吻。

申熠的吻一点也不温柔,很急很凶。

没几下时穗就受不了的想要推开申熠,去呼吸新鲜空气。

可任凭她的手怎么用力,申熠的胸膛就像是一堵墙,怎么推也无动于衷。

时穗快被亲的晕头转向了,留着最后一点意识思考着,要不要咬申熠时,突然感受到了不属于她的一点湿润。

时穗睁开模糊的双眼一看,是申熠,他也哭了。

随即,时穗就细心发现,申熠的急躁的吻,还带着颤抖。

顿时一阵心软,时穗闭上眼,轻轻的回应着申熠的亲吻,从中寻得喘气的机会。

申熠感受到时穗的回应,差点惊喜的叫出声来。他也放缓了自己的索求,松开捧着时穗脑袋的手,双手抓住时穗放在他胸前的手腕,扣在墙上。

觉得不够,又微微上前一步,搂着时穗的腰将其整个抱在怀里。

两人再无间隙。

亲吻的时间越久,两人呼吸越是急促。

学校宿舍的隔音效果并不怎么好,偶尔有人在外面走动的声音,或者是隔壁宿舍开门关门的声音,还有他们高声谈论的声音,门口的亲吻的两人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要说都还是小动静的时候还好,可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道巨响的关门声把时穗吓了一跳。

申熠感受到怀里人身子整个一颤,才想起这是在学校,忍着性子在时穗香软的小舌上重重吸了一口才终于退了出来。

时穗被吸的全身又是一颤,不过这个颤抖和之前的颤抖完全不一样。

之前那个是真被吓着了,全身汗毛都差点竖起来。

而这个颤抖,从头顶乃至脚心一阵酥麻,完了后全身又有点软绵无力,时穗悄悄离开了申熠的怀抱,背靠在墙上才能不跌落在地。

时穗有点......脚软。

但申熠显然有点不甘心,脸依然离得时穗很近,温热的呼吸全洒在时穗脸上。

时穗只觉得自己脸滚烫滚烫的,不敢去看申熠的眼睛,想偏头缓解一下尴尬。可刚一动,又被申熠给吻住了。

不过这不同于之前那么急躁的吻,这次的吻,很亲,很柔。有点小心翼翼,又带着虔诚无比的珍惜。

申熠一小口一小口的啄,啄的时候,舌尖又在时穗唇上扫过。

他用他特有的方法安抚时穗,时穗脸更红了。

可到底是个男人,很快不满足于表面,加深了这个吻。

而时穗已经被之前的小啄,啄的春心荡漾。她无法再排斥申熠的吻,温柔回应着申熠。她的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环上了申熠的腰,申熠也紧紧抱着她,怎么都不够。

但毕竟是在学生宿舍,时穗心跳的厉害。

大华和刘星他们可千万别这个时候回来啊......

而学校的某个角落。

刘星又打了个哈欠:“大华啊,大中午的不回宿舍睡午觉,你拉着我们走操场干嘛啊?”

阿城对此也是很不满意,开始催促:“走吧,回宿舍了。”

大华一脸痛苦,为难的说:“不行,不能回去。”

“为什么啊?”刘星和阿城问。

大华叹气:“那个......时穗可能在我们宿舍呢!”

刘星和阿城都是一惊,两人瞬间明白过来。

“那.....那是不能回去哈。”

“宿舍不能去......要不图书馆?总比在这散步强吧?”

“图书馆可以,我可以图书馆趴着睡。”

“那行,摆架,图书馆!”

*

课间铃声响起,时穗再次被吓了一跳。

什么?一个中午就过去了?

时穗羞红了脸重重推了身上的申熠一把,申熠也惊讶于时间竟然过得如此之快,红着脸从时穗身上起来,伸手去拉时穗。

时穗坐起来没多停留,先跑去了洗手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穗悔得不得了。

眼角粉红媚态万千,嘴巴已经肿得不能再肿,脖颈上也有好几处猩红。

因为是上课,时穗化的也是淡妆。包里也没有带任何遮瑕的东西,这怎么出门啊!

郁闷的从洗手间出来,还没关上门时穗就被申熠再次抱进了怀里。

“穗穗。”申熠低声在时穗耳边说,这声音听上去,像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嗯。”时穗低低应了一声。

“现在的你,有没有一点点的喜欢我?”申熠问。

时穗被这个问题问住了,她喜不喜欢申熠,这个她从来没想过。

她会心疼申熠,她早已习惯了在她身边的申熠,她也不排斥申熠的亲吻,可她真的没有想过,她喜不喜欢申熠。

应该......是的吧。

时穗还没确定,就听到申熠又说。

“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是现在的你,偏偏这么巧,我也不是现在的我。我一直都喜欢你,不管是什么时候。你,就是我的执念。你现在要是还没喜欢我,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你。让我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时穗再次红了眼睛,她偷偷勾着嘴角,轻轻点了点头。

申熠像是已经得到了回报,将时穗抱的更紧。

终于收拾出了一个能出门的人样,却觉得脚步虚浮,到处都是不真实的感觉。

她重生也就算了,申熠也重生!

难道真的有缘分未尽这么一说?这都能强行绕回来?上天真是任性!

出了宿舍楼,时穗再见天日,内心深处那种软绵无力的感觉越来越强,甚至影响到了时穗下一步走路。

难道被申熠变着法亲了这么久,到现在还缓不过来?

申熠先注意到了时穗的不对劲,眼里虽然还似含着盈盈秋水,小嘴也肿的微高,但时穗脸色惨白的难看,眉头也微皱很不舒服的样子。

“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好?要不别去上课了,回宿舍休息吧。”申熠拉住时穗,关心的问。

时穗也确实在思考,要不要去上课这件事。

可思考来思考去,她忽然意识到了到了一个问题,她到现在还没吃饭......

就说战斗力,怎么会这么弱......

“不想去上课了,我想先去吃饭。”时穗有点不好意思。

申熠有点惊讶:“你现在还没吃饭?”

时穗点了点头。

申熠叹气,拉着时穗的手就往校外走去。

食堂里肯定没有饭了,要找吃的就只能去校外。

时穗这下是真的有点缓不过来了,两人开诚公布之后,申熠的一切小动作越发自然。

亲亲抱抱,牵个小手什么的。

都不带要经过她同意的......

到了饭店,申熠并不是只点了时穗一个人饭菜,两菜一汤陪时穗吃。

老板端上拉的两碗米饭,在时穗看来太过慷慨。不是她吃不下这么多,她现在饿的给她一头牛,她都能啃下去。可问题就在于,她不能吃这么多。

忍痛拿过申熠的碗,将一大半扒拉过去,才慢慢开始吃饭。

饭菜是难得的可口,第一口下肚后时穗觉得自己恢复了不少元气,顿时胃口大开小半碗饭顿时尽数入腹。

时穗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吃这么快,看着自己空了的碗一脸懵逼。

申熠无奈叹气,将自己碗里还没有动的饭,又扒拉回去给时穗:“该吃的饭就好好吃,暂时就忘了自己的工作吧。”

时穗没有说话,只是老老实实吃饭。

吃个饭也能莫名其妙红了眼,时穗真的是无话可说。

当汤灌满了这个空虚的胃,时穗得到了久违的幸福感。

申熠叫来老板结账,时穗听到手机滴滴两声,拿出一看是张洋嘉。

“穗穗,你去哪了?老师点名了,你和申熠都不在。”

点名......这有点不太美好。

正想回条短信过去,可一个字还没打完,就又来了个来电提醒。

手机顿时在时穗手上震个不停,时穗看着陌生的号码,又没显示归属地不知道接还是不接。

申熠好奇的看过来,时穗还是接了这个电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