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最恐怖的角斗场(求订阅!求月票!1/3)(1 / 2)

看着自己小师叔祖笑着却懒得理自己,乔远山已经习惯了。

他看着终南山之上终年不化的积雪,手指感受着那刺凉的白雪,道:

“小师叔祖,这世间真的有人能够精准的测算命运吗?”

在凡间的时候,乔远山老是看着民间故事之中人都能掐会算,但是上了终南山之后,他也没有看见什么能掐会算的人。

难道是传言之中,这些可知天命的人都不存在吗?

文征明闻言道:“人生在世,上天注定,命是注定的,但是运是自己的,这就是命运。”

“命数是可以算的,但是一个人运是不断变化的。”

“如果能够拿捏得当,那么命运是可以掌握在人手里的。”

文征明站在山峰绝顶的雪层之上,淡淡道。

听得乔远山一头雾水,小师叔祖,咱们能够不打机锋吗?

就说得简单些,怎么才能掌控命运啊!

这命运究竟是否能够测算呢?

乔远山蹲在雪地上,仰着头看着自家小师叔祖道:“小师叔,咱们可以举个栗子吗?”

你再不栗子,我只能听懂一个锤子了。

文征明瞥了他一眼道:“就比如这即将开启的成仙路,这就是命。”

“而成仙路之中争渡的你们就是凭借着运争渡着。”

看着眼中已经开始出现星星的乔远山,文征明淡淡道:“听不懂就算了,天资不行,要认命。”

乔远山感觉自己被人在胸口插了一刀。

“对了,我那位朋友最近还好吗?”文征明话锋一转道。

“自然是好的。”

文征明脑海之中闪过了李阳辰的猪头脸,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是吗?我怎么听说,前几天切磋你把他揍得不清。”

乔远山小心地瞥了小师叔祖一眼,看着小师叔祖没有动手的意思。

他咽了咽口水,解释道:“这是师傅给我说的,如果不想日后经常有人找你切磋的话,那么只要有挑战的,就要下手重一些,所以………”

“所以你就把他揍成了猪头?”

“师弟他并不孤单,而且被我揍一顿,就容易合群了。”

好清奇的脑回路啊!

文征明瞥了他一眼,转身离去。

看着离去的小师叔祖,乔远山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究竟是不生气,还是不生气?

………

摩尔玛勒森林深处,古老而神秘的祭祀已经结束,黑色的乌鸦在树枝之上鸣叫着,不安与诡异的氛围自然而然地生成。

地上的麋鹿不知道何时已经变成了一摊白骨,空洞的瞳孔不知道看向何方。

在祭坛的中心,赤红色的恶魔玛门低着头,看着单膝跪倒在自己面前的女巫首领梅拉道:

“魔法协会的人去了东方?”

梅拉头顶的帽檐取了下来,火红色的头发顺着两肩落下,她低着头,万分恭敬道:

“是的,有消息说他们在寻找当年那场战争的遗迹,但是却在海上受到了袭击,不知所踪。”

“自大而不知所谓的魔法师们,他们以为那是什么地方?什么地方他们都能去吗?”恶魔玛门的嘴角带着不屑的讥笑,似乎在嘲讽着魔法师的不自量力。

那片大地之上,生存着世间最大的恐怖,也滋养着世间最强大的生命,那本是一片最恐怖的角斗场。

当年野兽被放出了笼子,席卷整个世界的战争还没有让这群魔法师长记性吗?

“东方那群人已经复苏吗?”

“在半年前就已经复苏了。”梅拉低着头,赤红色的瞳孔轻轻晃动着,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当年那场战争,她是经历者,也是幸存者。

她自然知道,恶魔为什么会这么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