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真的就让我们站在这里吗?(1 / 2)

滨海机场内,马成的私人飞机之上。

地面上遍布着鲜血和腐烂尸体之上落下的尸水混淆而成的液体。

飞行员的干尸仰着头倒在了驾驶室的座椅上。

像是风干了许久年月。

两位空姐的干尸就倒在汪淼和马成身前,那原本姣好的面容已经变得干枯而狰狞。

三具尸体嘴角上还沾染着鲜血。

汪淼看着那三具不知道死了尸体似乎还没有喝饱,即将把罪恶的双手伸向自己的身体,心中慌得一比。

在那两只泛着尸水的双手,越靠越近,汪淼叫道:

“你你你……你不能吸我的血,我重阳宫上有人,有仙人护着我。”

三个尸体的手陡然停了下来。

那都要掉出来的眼珠子打量着汪淼,似乎在辨别着汪淼说的话是真是假。

远方,滨海机场西方,一栋楼的天台上,三炷青香缭绕,三个布偶人放在桌上,一位光头的青年男子皱起眉头。

“重阳宫的人?”

而滨海机场东方,一位平头青年也皱起眉头。

重阳宫,道教五派可以和天师府抗衡的一派,这可不是他们这些散门散户能够惹得起的。

机舱内,看着眼前的三具尸体不动了,汪淼感觉似乎有点的其效果了,连忙继续道:“那仙人是我汪家的前辈,如果你们动了我,他不会放过你们的,只要你们不动,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沉默之中,那纸人和尸体似乎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一般,竟然是齐齐点了点头。

诡异的氛围之中,汪淼不由有着一种怪异感,像是恐怖电影之中忽然混入了一只喜羊羊。

“那我可以走吗?”

汪淼的声音刚刚响起,马成立马出声道:“不行,汪兄弟你不能走。”

他看了一眼尸体和纸人道:“那珠子就在他的身上。”

三个纸人和尸体霎时便又将目光聚集回了汪淼的身上。

“珠子?”

汪淼心中咯噔一下,这尸体和纸人也是来找那丹药的?

他们本身就是超凡者,还找这个丹药做什么?

汪淼现在无比庆幸,自己之前已经服用过一颗丹药了,要是能够用剩下的丹药来换他的命,这买卖他也不赔。

“你们也在找这东西?”

汪淼将丹药拿了出来,这丹药落在他手里只有六颗,他吃了一颗,现在只剩下了五颗。

看到汪淼拿出了丹药之后,纸人和尸体眼神都似乎变了。

“这东西我可以给你们,但是你们不能伤害我们两个。”

苍白色的纸人和已经不知道在哪里泡的浮肿的尸体,闻言对视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汪淼闻言将手中的五颗珠子全部放在了桌子之上,转身就往机舱门口走了过去,马成也踉跄地跟在了汪淼的身后。

纸人和尸体都没有阻拦。

他们都不想招惹重阳宫,在这里如果杀死一个和重阳宫有关的人,那些道士全天下追杀他们,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

而且既然东西已经找到了,杀不杀人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如何抢到那从上古便存在的大能炼制的丹药。

纸人和尸体本就不是一伙的,在中潭酒店之下,他们就打过一架,那一局是纸人赢了。

只不过现在这局会是谁赢,没有人知道。

汪淼二人刚刚走出机舱,什么东西重击在金属的声音便从客舱之中远远传来,随即像是有着重锤在砸地的声音响起。

汪淼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只见一个纸人拎起一具尸体,将其狠狠砸在客舱底部。

整个地板都被砸出一个大坑。

纸人嘴角沾染的鲜红像是在冷笑一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