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众生为子(1 / 2)

等到林清圣回到渝城的时候,见到的却是坐在办公室椅子之上已经不知道多久的布偶。

满是缝合线的脸颊、暗黑色的布质身体、诡异的笑容与锋利的尖牙。

黑暗与诡异的风格一如既往。

“你似乎迫不及待地来见我?”

布偶淡淡地笑着,似乎已经等了他许久。

“他怎么在这里?”

林清圣看了一眼站在布偶身边的白岗亮,开口问道。

白岗亮穿着一件运动装,用痴迷地眼神看着布偶,像是在看着一件稀世奇珍,似乎随时要拿起电锯什么的动起手来。

那种目光就像是科学怪人打量着他的小白鼠。

布偶人诡异地笑了笑道:“我在跟白教授探讨如何研究我这具身体,才能更加有效得到有意义的知识,我们探讨的很开心,白教授有点迫不及待,我其实挺理解这种心态的,生命形态让你们无法控制自己渴望。”

布偶人的声音诡异而有磁性,温文尔雅之中似乎又带着歇斯底里的疯狂。

让林清圣听着有点不寒而栗,能够将研究自己说得这么文雅的人,怎么都让人有些不舒服。

“我们需要单独谈谈。”林清圣强调着单独二字,然后瞪着旁边的白岗亮,似乎希望其离开。

不过,白岗亮现在根本看不到林清圣。

他直直地盯着布偶人,似乎那暗色的麻布构成的身体带着无法言语的吸引力。

“白教授,麻烦你回避一下,我有些事情要跟这位林警官聊聊,他大约不太希望你在这里。”

布偶人看着眼前的林清圣,淡淡道,沙哑的声音满是提醒的意味。

白岗亮闻言皱了皱眉,似乎被打断了脑海之中幻象着的实验过程,极其不爽。

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走出了办公室。

在白岗亮走出之后,林清圣抬起了头,像是第一次认真地打量这个布偶人。

“你让我去茅山送鬼的时候,就知道这等同于踢山门?”

林清圣想要听到一个不一样的答案,但是他失望了。

“对啊,我知道。”

布偶笑着回答道,就像是在回答“吃了吗”,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吃了”。

布偶从来都知道,但是他还是让林清圣等人去了。

这细思极恐!

“你想挑起大明与茅山矛盾?”林清圣让自己努力平静道。

布偶点了点头,像是和朋友闲聊一般道:“对,多有趣不是吗?”

“你真的像是一个疯子。”

林清圣深吸了口气,道。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眼前的布偶真的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他说的打发时间这种事情很有可能是真的。

布偶摇了摇头:“不要表现的这么愤怒,你们又没有打起来,真正茅山也没有降临,你们想要踢山门都到不了。我是一个理智的人,深知戏剧不能一次性看完,所以你们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最不堪的局面也不过是你们死在那茅山之上罢了,不过可能性太小了,浊虬是茅山的守山人,虽然性子急躁,但是杀几个凡人还不至于。”

林清圣看着眼前的布偶,原来这个布偶玩的不是他,而是大明,所有的交涉人员的生死他都不介意。

他介意的只是这游戏能不能继续下去。

“你………”林清圣忽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谴责?

似乎完全没有道理。

动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