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白衣妖僧(1 / 2)

夕阳已然落下,夜色的帷幕再次落在大地之上。

韩悍伟被林清圣忽悠着扛着棺材上去了,到了天台之上,他才有点回过神来。

“以前都听说刑部有个痞子,今天算是见到了,真他娘的心黑啊!”

明明是自己绑着的人,却能够理直气壮地安排到一只鬼身上。

韩悍伟砸吧砸吧嘴巴,又道:“不过,这行事风格只要不是阴我,在他手下也真的挺痛快的,把奸细这样挂在楼顶吊三天,也只有这家伙干得出来。”

天台之上,李威名见到韩悍伟来了,拎起脚边的绳子,兴奋道:

“又吊人?”

随即他看到了韩悍伟身后那巨大的红木棺材,眼珠子一瞬间瞪大了道:“棺材?”

下一刻,李威名似乎意会了什么一般,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面露狠色道:“这是要做了他们?我这就去。”

李威名放下了手中的绳子,拎起了刀。

“做个屁,把刀放下,你小子杀性咋这么大?”

一秒记住https://m.xbiqugela.com

韩悍伟哭笑不得道。

自己身边这都是什么人啊!

天台底下的是一个专业的老阴比,这身边又一个呆头鹅。

“那你找这么大一个棺材做什么?”李威名不解道。

韩悍伟没有直接回应,转身按着棺材板一推。

一道漆黑如墨的身躯露了出来。

无尽的恐惧一瞬间蔓延了出来,可李威名却没有丝毫地恐惧。

反而是韩悍伟感觉自己的脚有点抖,咳咳………草率了!

稳住身形,韩悍伟道:

“把它绑起来,没有问题吧?”

李威名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像是看到了什么艺术品一般,拎起地上的绳子直接上手了。

“喂,小心点,那柄枪千万不能拔出来。”

天台之上,一瞬间似乎化为艺术的试炼场。

…………

第二天一早,早起的市民才发现那十位被吊着人现在才被逐渐被拉了上去,那样子明显感觉已经快要没气了。

而这个在市民眼中压根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不明生物也被挂了上去。

一道漆黑的身影,一身龟甲缚,还有一把长枪穿身而过,就那么挂在最高楼上摇曳着。

这是闹哪出啊?

看不懂的远远不只是住在启新酒店边上的市民,还有大洋彼岸的人们。

你这是啥意思?

你把那不明生物挂出来是什么意思?

而且你们明明昨天已经解决了不明生物,今天早上却才将我们的人放下来是什么意思?

玩呢?

不过,这次还没有等大洋彼岸开口询问,大明礼部便已经发出了官方声明,大致意思如下:客人来到大明受到惊扰,大明感到万分抱歉,大明已将罪魁祸首进行了惩治,既然它将大明的客人挂了三天,那么大明就将它挂三天。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额………这借口看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但是我怎么看上去最后一句话是给我说的呢?

大家都是老阴比,你糊弄谁呢?

于是,大明再次和大样彼岸撕上了,礼部部长孟泉来已经习惯了,至少这次林清圣给了他个借口,而这个借口又勉强看得过去。

既然是这样就不怕撕逼,身为礼部的人,还能怕撕逼吗?

不能!

国与国的交流就是这么朴实无华。

充满了爱与正义的光辉。

………

在所有人都在迷惑之中,唯有在渝城书房之中看着投影发呆的文征明似乎有点明白了。

“这是钻我的漏洞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