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终于………复苏了(1 / 2)

时间无声无息,像麋鹿驰过苔径,也像落花坠入湖面,不过片刻便从日头朗照到了夕阳西下。

正如同文征明所想,当天晚上那谴责便重新换了言辞,从谴责没有保护他国人安全,变成了怀疑针对他国国民。

这说明被大明抓起来的那批人已经意识到了启新大厦之上都是他们的间谍了。

一连挂了十个间谍,这件事甚至不用细想,依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大明这是故意的!

但是,更让大洋彼岸震惊的是,能够拿出这种不明生物,那就说明大明能够操控这种生物。

大明的生化实力什么时候到了这种地步?

你不是说不研究生化吗?

………

林清圣在启新酒店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耸了耸肩。

可是就算是知道了又如何?

他们也不敢拆穿。

没错,我是针对了。

你们有证据吗?

没有吧,我有他们是间谍的证据。

这就是国与国的交流。

“晚上记得派人上去给他们喂点水和食物。”

酒店高层内,林清圣看了看渐晚的天色,嘱咐道。

人若是挂在楼上三天,那是真的会死的,为了楼上的间谍能够撑过三天,林清圣需要让锦衣卫那几位每天晚上给十位间谍加够足够量的水和食物。

那诡异的布偶人既然说要挂三天,那么林清圣怎么也不能让他们挂死在上面。

“他们估计生不如死。”向全摇了摇头道。

林清圣耸了耸肩道:

“那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那位布偶人吧,再说,来我大明做间谍,他们也是活该。”

国与国之间容不下道德的空间,因为对于他国的道德,便是对自己国民最大的不道德。

………

月黑风高,百米高空之上,寒风彻骨。

风吹来,虽然是一丝丝轻轻的风,但这风好像将冬天所有的寒冷都聚集到一起,撒在它所遇到每个人的脸上、颈子里、手上……

被吊在高楼之上的凯撒感觉自己的每个毛孔似乎都在颤抖。

冷!

好冷!

昏昏沉沉之中,凯撒依稀感觉自己似乎被吊在半空之中,不多时,似乎有人在拉他。

还没有等他有些清醒,他感觉有东西从自己的嘴里塞了进去,一直深入食道之中。

恶心地他直想吐,可是又吐不出来。

似乎有食物通过这个东西,灌入他的胃部。

凯撒被刺激有点想要清醒的感觉,还没有等他用尽睁开眼睛,一针就扎在了血管之上。

凯撒感觉自己一点点地沉了下去,像是堕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我们是不是有点不人道?”

李威名熟练地将镇定剂混合着葡萄糖溶液注射进入凯撒的静脉之中,一脸木讷地道。

“淡定!”

韩悍伟耸了耸肩,道:“镇定剂一打,啥都不知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

木讷的李威名挠了挠自己头道:“我就是觉得有点兴奋,以前我读法医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完整的大体老师。”

“妈的,读法医的都是变态吧!”

韩悍伟感觉自己浪费了感情,又有点庆幸,当年锦衣卫开设法医课程的时候,他没有去上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