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涅槃(1 / 2)

大明,顺天府,内阁大堂。

大明权力的最高殿堂。

上浮金顶,雕九龙戏珠,下刻玉石,纹百鸟朝凤。

左右为日月同生,前后乃金门玉雕,刻天地山石。

此为日月山河永在,大明永在。

这是这个月张东升第二次与六部的人坐在这里。

内阁会议很少开启,因为一旦内阁会议开启都是真正的国之大事。

张东升双手端端正正地放在巨大的会议桌边沿,右手搭在左手之上。

这是他的思考的习惯。

真正六部的人都知道张东升的习惯,首辅不喜欢说话,但是一旦说话就是下了决定。

所以,在内阁大堂之中吵起来的其实是六部的人。

争执的不过是究竟应该得罪一国,还是得罪一个不知深浅的布偶人。

张东升听得有些厌了,伸出手敲了敲桌子,整个内阁大堂为之一滞。

张东升抬起头看着在投影之前讲解的林清圣道:

“你认为应该得罪一国,也不该得罪一个布偶人?”

林清圣是这次会议的提议者,他也来到内阁大堂之中做讲解。

他也与很多为六部部长的意见相悖,算是这次争论的中心。

林清圣见到大明首辅张东升开口询问自己,他知道自己的主张能不能通过,就在看这一次了。

深深吸了口气,林清圣严肃道:

“首辅,灵气复苏带来的鬼神第一次出现在这个月六号的渝城三峡广场,我应该算是第一批见到它的人,按照布偶人的说法,那是一只鬼,而日后在这个世界之上会经常出现这种鬼。

我们第一次见到它,拿它毫无办法,它目前看来不受任何物理伤害,我们的热武器对它毫无办法。

处理它的是阴司的阴兵,它用一条生锈的铁链将那只鬼拉走了,最终消失在了酆都,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它去了哪里,是阴曹地府还是哪里?”

林清圣努力平静地描述他们与这些超凡的生命交锋的过程,让自己的评判意见努力变的客观。

“我们第二次遇见的是布偶人,我们倒是没有和它产生大的冲突,但是我们至今都无法无法用任何方式破坏它的躯体,尽管它甚至配合我们的实验,并且为之出谋划策。”

说到这里林清圣不禁有些苦笑,他仍旧记得那位布偶人和白岗亮教授有关于“如何研究自己”的交流。

“我们第三次遇见的是大王村的鬼,一个炮兵营和一个三千营的突击部队也无力回天,一个小时的炮击甚至连大王村的鬼一点皮都没有擦到,我险些死在那里,最终解决大王村的鬼的是一位纯阳派的修道者。

一剑从虚空之中射落,便轻易地将那只鬼钉在大地之上。”

那柄剑也让林清圣真正吃惊于这种超脱俗世的力量。

也是他真正开始了解这些修道人的开始。

“我们第四次遇见的是大茅峰上茅山派的守山人,一堆人因为守山人留手才活下来,最终却连怎么下山的都不知道。”

林清圣说到这里,不禁总结道:

“我们一共四次和超凡交锋,连一点像样的伤害都没有做到,敢问首辅,可有一国能够做到这样的战果?”

首辅张东升没有说话,却是兵部部长向天生却主动开口道:

“但是你说过,布偶人说的未必都是真的,你不信它的每一个字。”

林清圣双手撑在了巨大的红木会议桌之上,神色慎重道:

“但我必须承认他的全知,我在刑部与部长的对话,它全部都知道,我们在此时的交流,它甚至也全部知道。我们怎么敌对一个全知的神魔?”

大明兵部部长向天生刚刚想要回击林清圣,首辅张东升忽然敲了敲桌子。

“当当当!”

手指的指节扣动在桌子上的声音,一瞬间寂灭了所有的声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