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开始(1 / 2)

渝城,文征明在林清圣拿到“姚广孝手稿”的那一刻便知道他已经拿到了。

无他,只是那投影地图之上,原本“姚广孝手稿”显示的位置变化了。

埋在地下的“姚广孝手稿”自己并不会动,只有可能是林清圣那家伙已经跑去庆寿寺挖坑了。

不然,文征明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速度倒是很快。”

书房,文征明一边查阅着资料,一边看着地图之上快速移动的姚广孝手稿,对林清圣的行动力评价道。

他此时正在查阅古代的资料,一是为了给自己选一个合适的师傅,另外也是为了给灵气复苏的门派做一个先后排序。

他目前已经敲定了一个大概的灵气复苏轮廓,不过还是很粗糙。

“任重道远啊!”

在投影之下,文征明拿起笔对照着资料开始细化最近要展开的计划。

只见文征明手下的笔记本将一个又一个历史上门派和名人串联成了一张蛛网。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蛛网越发的密集起来,而文征明的思路也越发的清晰起来。

过了一个小时之后,文征明伸了一个懒腰,瞥了一眼地图,却见“姚广孝手稿”钉在地图上不动了。

“停下了?”

文征明瞬间放大了地图,那如同上帝一般的视角一瞬间被拉近,无数建筑扩大起来。

最终,文征明的视角穿透了厚厚的墙壁,进入到一个极其肃穆的办公室之中。

办公室之中有着两个人,其中一位文征明很熟悉,是林清圣。

而另一位是一位接近六十岁的男子,他有点谢顶,两鬓斑白。

此时,文征明编辑出来的“姚广孝手稿”就在两人中间的那张红木桌子上。

文征明看着眼前的那个中年男子。

这是那林清圣的上司?

文征明扫视了一眼整个办公室,刑部部徽,这是刑部?

刑部部长?

部级大佬?

还没有等文征明细细思索,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说话了。

“你能够确定那布偶说的话是真的吗?”

中年男子的声音柔和而厚重,而神色却极其严肃。

布偶?

我?

见到这位中年人提到了自己,文征明来了兴致。

林清圣开口道:“我不确定,那东西的话,我每一个字都保持怀疑,我所得到的结果都是我自己推断出来的,可只能说这是阶段性的真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推倒。”

中年男子闻言沉吟了片刻道:“我会按照你说的反应,争取把这个调查的权利留在刑部,不过你要做好准备,锦衣卫和兵部哪怕不是主导也参与进来,这已经不是刑部一部能够查的事情了,这已经成为整个大明的事情了。”

林清圣点了点头:“我明白,我现在就回渝城,这东西就留在您这里了,希望您能够说服首辅,渝城那个布偶人如果回来,我会随时报告,究竟要不要和他做买卖还得这边说的算。”

“去吧!”中年摆了摆手。

林清圣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文征明将这一切看了清清楚楚,他忽然开始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个游戏的开发还不够,这地图理论上可以监视地球上的一切。

“我刚刚弄了一个百晓生的小号,便发现自己似乎真的可以全知了。”

文征明笑了笑:“意外之喜啊!”

随手将地图调整了一下,文征明找到了布偶的位置,然后放大了地图,想看看布偶化身现在在哪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