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痛到深处(1 / 2)

办公楼过道之中,那血玉扩散出来的红光随着阴山老祖的动作蔓延开来,红光照过的地方,墙皮一寸寸的腐朽。

如同历经了无尽岁月一般。

妖赞瞬间退去了人身,化为一只庞大的黑鸟,振翅而上。

楼顶的隔层一瞬间被撞破。

混凝土的碎屑和破碎的钢筋飞射的到处都是。

妖赞的速度几乎在一瞬间超过了音速,半空之中的空气一寸寸的炸裂。

一道漆黑如墨的大鸟不过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六层楼。

只要冲出六层楼,它的速度便可以加速到最快鸟类的两百倍速度,便是阴山老祖的化身,妖赞也有信心将他甩在身后吃屁。

可是,那血玉弥漫的红色更加快速,斑驳的血迹顺着墙沿往上爬了上去。

一寸寸墙皮脱落,露出了如同曲张静脉一般的红色形状。

整个办公楼好像在逐渐织成一张巨大的血色网络。

时间拉慢,黑色的大鸟双翼一震,撞在了六楼的天花板之上。

天花板之上自黑色的鸟啄为中心出现了蛛网一般的裂痕,下一刻天花板凹陷了下去,办公楼顶楼的水泥地面突起。

天花板破碎。

黑色的大鸟顶着破碎的钢筋混凝土,冲向外面的世界。

在它的身后,那是一片猩红的血色。

就在巨大的鸟头刚刚露出在办公楼的最上层,无尽猩红瞬间笼罩刚刚破碎的混凝土之上。

猩红的大网瞬间织成。

混黏土瞬间固定了回去,办公楼天台之上卡住了一只巨大的黑色鸟头。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天花板卡鸟头。

黑色的大鸟那双澄澈的眼中一瞬间神色从充满希望变得暗淡了下来,就像是生活死掉了一样。

下一刻,办公楼之内,一只血色的大手抓了过去。

在毛鸿伟、孔二楞的眼中,那手就那么抓进去了。

嘶……

众人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身后,一脸惊恐。

天台之上,被混凝土卡住鸟头的妖赞,一瞬间双目睁得老大,像是不敢置信,又像是痛到了深处。

绝望!

无助!

无数的情感在那一双迷茫的大眼睛之中一一闪过。

巨大的鸟喙张开地老大,一声巨大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兵部第三司。

“嘎!!!”

那声音婉转之中带着凄凉,悲壮之中带着痛楚。

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办公楼之内,血色巨汉伸手一拉,将妖赞从六楼天花板之上拉了回来,看着妖赞惊恐的眼神,听着那挣扎之中的惊叫声。

阴山老祖将妖赞扔在了地上,没好气道:“叫什么叫,就是抓你爪子的时候,准度差了点,谁叫你速度那么快,化身有些不太跟得上。”

“别叫了,区区一两寸,完全小儿科,当年我拔你毛的时候,你也没有叫这么惨。”

妖赞真的身子都蜷缩的起来,翅膀将自己身后都遮盖了起来。

生怕阴山老祖在这么来一下。

什么区区一两寸。

就你那只手,一两尺都不止。

“你别过来,大爷就是来帮你看看女婿,没啥坏心思,就是想和他跳支舞,这是友好的舞蹈交流。”

妖赞口不择言地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