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就是要欺负能欺负的(1 / 2)

第三司内,地上血液横流,林清圣半跪在地,捂着断臂之处,痛得直吸凉气。

快!

太快了!

林清圣刚刚甚至连对面的妖赞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只是觉得一道金光闪过,便被瞬间断了一条手臂。

摧枯拉朽一般的力量。

林清圣在妖赞的面前,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是我和入世最强一批人的差距吗?

好绝望的……差距啊!

不过,他还是要拖延时间,要给里头的人争取时间。

“跟你有仇的是阴山老祖,你有本事找他报仇啊?”

林清圣吸着凉气道。

话音刚刚响起,沾染着金色光辉的黑色羽翼,直接横扫了过来。

林清圣被拍飞出去,狠狠砸在地上,在地面之上滑行了十余米才停了下来。

大地上染满血迹,而他身上则是沾满了泥土。

林清圣被摔得七荤八素,感觉世界里满是晃动的星星,便是妖赞的声音都像是从梦里传来的。

“大爷我要是打得过阴山老货,还来找他女婿?”

那长相好像是乌鸦的妖赞,像是被气到了,一瞬间怒目圆睁道:“就是打不过阴山那老货,才来揍他女婿。”

妖赞说的理直气壮,就像是这是世间的真理一般。

打不过老的就来欺负小的,打不过小的,就欺负小小的。

“就是要找软柿子捏,打不过还打,那不傻吗?”

妖赞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林清圣。

这一定是个傻子,不然怎么敢和自己顶嘴?

自己当年被阴山老货揍的时候,就从来都不顶嘴。

“罢了,一个傻子,大爷跟他叫什么劲?”

妖赞没有继续理林清圣的心思,转身便从他的身边走过。

阴山老货那可恶的女婿才是他这次的目标。

………

第三司内部办公室,镶嵌在山体之中,毛鸿伟现在正在将自己体内的炁体灌入《道衍遗录》之中。

按照白衣僧人的说法,这卷书上有着当年黑衣宰相姚广孝留下的后手,只要灌入足够的炁体就能够激活。

可是,毛鸿伟看了看周围累倒的众人,在场众人至少已经往里灌入两轮炁体,这书卷仍旧是原来的样子,没有丝毫的变化。

外面的打斗声已经停了下来,那入世排行榜第二的妖赞估计马上就要到了。

毛鸿伟看着手中仍旧一点反应都没有的书卷,急道:

“宰相大人,你给点反应好不,再没有反应,我们就要下去见您了。”

书籍仍旧是那本书籍,办公室内静寂无声。

毛鸿伟的祈祷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

“轰!”

伴随着震天的响声,办公楼的大门轰然起飞,两扇大门破碎成千万块,四散开来。

妖赞大步走入了办公楼之中。

“在这个方向啊!”

就像是能够看到毛鸿伟的藏身之处一般,妖赞转身朝着毛鸿伟等人方向的楼道走了过去。

那块阴山新娘用来定情的血玉之上有阴山老祖的气息。

在妖赞的感观之中,那就像是一盏黑夜之中的明灯。

还没有等妖赞走入众人藏身的房屋之中,毛鸿伟一众人推门走了出来,只留了小赵一个人在内,继续朝着《道衍遗录》之中灌入炁体,争取最后的希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