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凄惨(1 / 2)

兵部第三司,风格已经逐渐呈现为暗红色的办公楼内,整个内壁都像是已经彻底了腐朽了一般。

满是血腥的气息,就像是用鲜血粉刷了墙壁一般。

在空荡的办公楼中央,黑色的羽毛整齐地放了一地,透露出金属一般质感的光泽。

一只光溜溜的黑色大鸟站在办公楼的中央,用没有了羽毛的翅膀遮挡着自己的身体,尤其是身后。

妖赞看着正在摆弄莫名仪器的毛鸿伟等人,心中不禁升起一种不安。

“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林清圣捂着断去的左臂,伤口处它已经封闭了血管,断臂也做了处理。

两个小时后,他将在第三司接受手术,尽管左臂很可能日后没有那么灵活,可仍旧要比没有好的多。

听到妖赞的疑问,面色苍白如纸的林清圣带着深意地笑了笑。

“当然是帮妖赞阁下记录下来这美好的一幕,以免妖赞阁下失去了这么一段美好的记忆。”

“帮我记录?”

一秒记住https://m.xbiqugela.com

秃毛的鸟头之上眼睛是大大的疑惑。

记录本大爷的美好记忆?

被拔光毛的美好记忆吗?

被记录下来扒光毛跳舞?

妖赞眼神之中的悲惨,化为了一种惊恐,它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一样。

“不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怎么不能?妖赞阁下放心,只要你离开这里之后,不再找我们的麻烦,这录像绝对不会传出去的。”

林清圣笑得像是一个地狱爬出来的恶魔。

已经浑身上下没有一个羽毛的妖赞,看着眼前的林清圣,气得浑身发抖。

“相信大爷,大爷出去真的不会找你们麻烦,咱们不要拍好不?”

那一双澄澈的眼眸之中充满的渴求,妖赞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卑微过,可是渴求却终究是被无情地拒绝。

“不好。”

林清圣摇了摇头,道:“妖赞阁下有心情求我们,不如想想过会跳什么舞蹈,毕竟也是一段回忆,未来要是还能看到,说不定会缅怀呢。”

缅怀个屁啊!

好无助!

好凄凉!

妖赞觉得妖生好痛苦啊!

谁能够告诉它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处理?

很快,毛鸿伟等人便架设好了录像的仪器,这仪器是从军用航拍上卸下来的,像素高到可以看清你毛孔之中长了几根毛。

当然,这对于妖赞来说没有什么用,他现在浑身上下一根毛都没有。

“准备好了,就可以开拍了。”

林清圣朝着站在妖赞身前不远处阴山老祖打了一个手势,道:“前辈,可以开始让妖赞阁下跳舞了。”

血色的阴山老祖瞥了一眼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的妖赞,道:

“看啥看,开始跳吧,也不知道你这些年有没有长进。”

能长进吗?

有哪只鸟没事把自己毛全部拔光跳舞的,疯了吧!

妖赞还是不死心地道:

“能不跳不?”

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来第三司了。

阴山老祖哪里是听的进去祈求的人,在文征明的设定之中,当年让妖赞拔毛跳舞的事情,他就做过一遍。

现在再做一遍,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还有一种重温岁月的感觉。

“怎么?这么说交流舞蹈是假的了?你还是想找老子女婿的麻烦?”

阴山老祖一副你不配合我就动手的架势。

“不不不,我跳!”

妖赞流下了憋屈的泪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