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顺天府(1 / 2)

棺碑之前,血泊在鬼新娘手中化为血色长练,如同那凤冠霞帔上的点缀。

千万条赤练横空,血泊之上,不过刹那那一个个如同灯笼的人皮便干瘪了下去,随即腐烂分解。

污秽的血泊在鬼新娘手中似乎化为了一种艺术。

秃顶的胡瘸子光溜溜的头顶之上似乎流露出来了一层涔涔汗水。

白衣僧人确实不是他的对手,但是鬼新娘确实能够要了他的老命。

尽管他真身没有来,但是这一只心血养育的饿死鬼要折在这里,那么他也要受到重创。

血海之上,胡瘸子的化身人皮也有了干瘪的迹象,他抬头看了一眼,那哪怕是死去也依旧雍容华贵,像是一只火红凤凰的鬼新娘大吼道:

“我可是阴山老祖门下,你就这样为了一个外人要杀我?”

可是血浪没有丝毫的停滞,鬼新娘的父亲虽然是阴山老祖,左道一脉成宗做祖的人物,但他从来不怎么用邪术。

说出来,没有几个人信,阴山老祖不仅不喜欢用邪术,还喜欢正面用拳头打到对方叫爸爸。

邪术的传承,阴山老祖向来不在乎,他真正的传承是那炼体的功夫。

所以一个左道弟子,根本算不得传承。

血色赤练之下,胡瘸子不得不接受一个真相,那就是阴山新娘这次下狠手了,为了那憨小子要杀他。

“回来!”胡瘸子朝着饿死鬼吼道。

莲花勾结之下,一个腐败的巨大人头正在吞噬着一个又一个莲花。

它永远贪得无厌,永远饥饿。

丝丝鬼气缭绕在人头之上,那两个眼睛一只不知道被什么掏空了,而另一只则踉跄地挂在眼眶上。

只是看着便让人头皮发麻。

在听到了胡瘸子的呼唤声之后,饿死鬼不舍地用仅有的一只挂在眼眶上的眼睛看了一眼那似是无尽的莲花,瞬间化为一道黑影冲到胡瘸子的肚子上。

即将干瘪的人皮肚皮之上列出一道深黑色的缝隙,饿死鬼用尽力气准备钻进去。

可是鬼新娘哪里能够让他如意。

无数血色丝线拔地而起,将饿死鬼捆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绣球。

即将钻入腹中的饿死鬼,就这样被拔了出来。

饿死鬼嘶吼着,尖锐的嚎叫声瞬间冲击全场。

孔二楞捂着耳朵,感觉脑瓜子嗡嗡的。

林清圣感觉眼前众人似乎出现幻影。

下一刻,那巨大的血色丝线再次用力。

漆黑的恶鬼一瞬间被撕碎开来。

“啊!”

人皮偶化为的胡瘸子发出痛苦的哀鸣声。

一寸寸干瘪、腐朽、分解………

而消失不见远远不止胡瘸子,站在原地的白衣僧人像是一阵泡沫破碎,消失在了阴山新娘的坟地之前。

趁你病要你命,这可是邪道人士优秀的道德品质。

先辈的优秀品德,白衣僧人不戒其实都很乐意继承的。

………

远处,勾画着说不出名的诡异阵纹里,胡瘸子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都似乎萎靡了不少。

他单手扶地,胸膛之上有一个大包在身上不断的起伏,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钻来钻去。

胡瘸子痛苦地用双手抓挠着鼓胀的地方,很多地方都抓出来了深深的血痕。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胡瘸子,你说现在和尚我能不能杀你?”

胡瘸子浑身上下如同坠入了数九寒天之中,在他的面前,一位白僧僧人笑着看着眼前人。

这秃驴是真的要杀他。

胡瘸子冷汗都出来了。

几乎是在看到白衣僧人的一瞬间,他身上忽然生出了如同厉鬼一般的黑气。

人鬼合一。

几乎肉眼可见的一道残破的腐败尸体与胡瘸子融为了一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