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章(1 / 2)

裴嘉阳头疼地闭了一下眼,脑海里的画面却挥之不去,那两个小男孩就是他和王忠军,他们小时候一起长大,一起打过架,一起洗过澡,穿过同一条裤子,也睡过同一张床。

然而长大了之后,慢慢的,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烦恼,变得不一样了。

……

房间里,苏月梅在整理自己的衣物,明天就要去X大报到了。箱子里的一角露出来一张纸条,那是宋老头儿离开大沟村的时候留给她的地址,上面写了一个X大家属楼的地址,她正好可以去X大上学之后,抽个空过去看看宋老头儿,她就把地址好好地收起来,放在箱子里。

等她刚把东西整理好,走房间里出来,到客厅拿杯子喝水,正好看到王忠军从外面开门进来,面色很难看,阴沉着一张脸,眼睛里也还有火气,随时都会爆炸的样子。

“王大哥,你怎么了?”苏月梅叫了他一声。

王忠军也没想到这么晚回来还能遇上苏月梅,听到她关切的声音,稍微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是什么样子,抬手揉了一把脸,尽可能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收起面上的恼意,平静地对苏月梅道:“没什么,别担心。”

“王大哥……”苏月梅向他走了一步。

王忠军抬起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了,也不要往前再走了,他说:“你让我冷静一下,别管我,好不好?”

苏月梅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先前还好好的,他就出门去送了陆安灵回家,难道是两个人在路上闹矛盾了?感情的事外人也不好多嘴,苏月梅只好点了点头,看着王忠军沉着脸从她身边走过,头也不回地回房间去了。

苏月梅喝完水,正要回房间去,门口又传来响动,裴嘉阳从外面开门进来,一抬眼,跟苏月梅的目光撞上,四目相对,苏月梅看到他的脸色也不太好。

“裴大哥,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苏月梅上前一步,打量着裴嘉阳的脸,关心地问道。

裴嘉阳也做了跟王忠军同样的动作,拿手揉了一把脸,缓和了一下面上的表情道:“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屋,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两人的动作和回答都差不多,苏月梅下意识地觉得她先前是不是想错了,其实是这两兄弟闹了矛盾?

“你和王大哥是不是吵架了?”苏月梅试着问道,关系那么好的两兄弟,不知道为什么会闹矛盾,还弄得彼此都不开心。

裴嘉阳看了苏月梅一眼,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他,那样清澈的目光,像是清泉一样,莫名地让他的内心安宁了许多。

他对苏月梅点了一下头,算是承认了他和王忠军闹矛盾的事。

苏月梅道:“两兄弟有什么事好好说。”

裴嘉阳嗯了一声,又对她说:“月梅,你再跟我讲讲我以前的事吧。”

他不记得以前的事,对以前的一切都是一片空白,现在做什么都全凭感觉,但是感觉也会有出错的时候,他怕自己会判断失误。

苏月梅道:“好。”

裴嘉阳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苏月梅倒了一杯水放在他手边,侧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慢慢地开始跟他讲以前的事情。

“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也是在王慧慧的家里,我去她家里帮她做了荠菜炒蛋,走的时候在门口差点儿撞上你,你当时一副非常高冷的样子,眼见着我要撞到你身上,你动作敏捷地飞快地往旁边让开一步……”

裴嘉阳静静地听着,脑海里尽可能地描绘出那样的画面,他居然第一次在见到她的时候,会是那样的样子。

“我那个时候是不是很让人讨厌?”裴嘉阳手撑着额头疲倦地问道。

苏月梅回想了一下,道:“还好,也不是讨厌,就是觉得这人好高冷,不是那么容易让人亲近,特别是有一次你带着人在外面拉练,肖建看到我,拉着我说话,你一过来,就把偷懒的肖建训斥了一顿,罚他跑完拉练还要再跑五公里,肖建哭丧着脸,一副命都要没了的样子。”

“原来我那么严厉。”裴嘉阳笑了一声,像是自嘲一般。

苏月梅用力点头,何止严厉,简直就跟阎王差不多,很多人都怕他,光是他往那里一站,都气势强大,浑身散发着不容人忽视的威压。

裴嘉阳皱着眉头道:“他们都怕我,你也说过怕我,我做人是不是很失败。”

苏月梅吃了一惊,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连忙道:“没有,你不要多想,其他大家都很喜欢你,我的爷爷奶奶一家人都很喜欢你,我外公外婆也很喜欢你。”

“那是因为我帮过你们,你们对我心存感激。”裴嘉阳居然这么看这件事。

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