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章(2 / 2)

谢敏又往苏月梅看过去,不过苏月梅也没有开口,她觉得这事是裴嘉阳的私事,说不说取决于他自己,她来说不太好。

裴嘉阳显然并不想跟谢敏多说,只淡淡地道:“前面还有一段路,能继续走吗?”

“当然能啊!”苏月梅扬起笑脸道。

“那就走吧。”裴嘉阳自然地拉起她的手,就带着她大步往前面走去。

谢敏望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气得咬了咬牙,刚想跟着追上前去,就被身旁的王忠军拉住了。

“你确定要这样追上去?”

眼见着前面两个人越走越远了,谢敏恼火地瞪着他。

“你看他们两个,是我们想插就能插得进去的吗?”

王忠军抬手指向前方,谢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苏月梅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帕子,递给裴嘉阳让他擦汗水,因为隔着一段距离,他们也听不清楚裴嘉阳跟苏月梅说了什么,就看到苏月梅踮起脚,裴嘉阳微微弯下腰,苏月梅手上拿着帕子给他擦额头上的汗珠,样子格外的亲密,就像热恋的情侣一样,没有人能比他们更亲近了。

这样的画面,谢敏曾经也幻想过,她想自己趁着裴嘉阳失忆的机会,以他女朋友的身份留在他身边,只要她用心地对他好,真心的爱着他,时间一长,他哪怕是冰山上的石头,也应该被她的热情融化了,到那个时候,两个人总能亲亲密密地手挽手走在一起。

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苏月梅找来了,裴嘉阳见到她,哪怕失忆了,什么也不记得了,还是会忍不住对她好,就像是一切都深刻在骨子里的一样,他就是愿意为她折腰。

“谢敏,你也是聪明人,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不管嘉阳有没有失忆,他都不会喜欢上你。”王忠军眼望着前面的两个人,他这算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不管在哪个时候,他都没有机会,苏月梅也没给过他这个机会。

谢敏恨恨地咬了咬牙,沉声道:“你就甘愿这样放弃了?”

王忠军收回投向前面两人的目光,转头望向别处,天地那么宽广,一样是一片大好河山。

“不放弃又能怎么样?难道还能改变他们两个?”

自嘲地笑了一下,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输了,当初苏月梅明确的拒绝过他,是他自己还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期望苏月梅能给他一个机会,不过现在显然是不可能了,他也是时候想明白了。

裴嘉阳拉着苏月梅的手,带着她一路上前走,她的手小小的,还没有他的手掌一般大,握在手里,娇娇柔柔的感觉,很想让人好好地呵护她,保护她。

他朝她看过去,见她的额头上有一层薄汗,鼻尖上也有一点儿汗珠,在阳光底下泛着光,亮晶晶的,看起来俏皮又可爱,很想让人拿帕子给她擦掉,他这么想就这么做了。

苏月梅吃了一惊,呆呆地望着他,看着他离得很近的俊脸,刚毅的下巴,完美的侧脸,是她见过最帅的人,她的心脏怦咚怦咚不受控制地跳起来,像是有小鹿乱撞,一抹红晕悄悄地爬上她的脸颊,幸好她爬了那么久的长城,脸上早就红了,也就让人看不出来了,直到他把她鼻尖上的汗珠擦完,她才松了一口气。

裴嘉阳的嘴角噙了一抹笑,看起来似乎比先前更帅了,苏月梅像是被他蛊惑了一样,突然说了一句,“你这样比你以前高冷的样子好多了。”

“我以前很高冷吗?”裴嘉阳面露诧异,他对以前没有了记忆,做什么不过是凭着感觉,他面对苏月梅的时候,感觉应该这样就这样了,原来这样还跟以前不一样,他有些好奇以前他自己到底是怎样?

“你以前挺高冷的。”苏月梅回想以前他的样子,认真地道:“我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你都不怎么笑,话也很少说,明明长得很帅,可是脸上基本没什么表情,看人的眼神也很锐利,一个眼神过去,就能吓得人腿软,看起来不容易让人亲近,很让人害怕。”

原来他之前是这样的吗?

裴嘉阳完全没想到以前他在她心目中是这样的,听到他说他很吓人,忍不住问道:“那你最开始的时候怕我吗?有被我吓到过吗?”

还别说,她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真的被他那冷冰冰没有一丝温度的高冷眼神吓到过,他浑身上下的气势太强大了,她站在他面前,没办法不害怕。

想到此,苏月梅抿唇笑了一下,对裴嘉阳点了点头。

“我以后会改的。”裴嘉阳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我不想让你怕我。”

作者有话要说:失去记忆也只记得你,只想为你改变,甜甜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