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章(1 / 2)

王忠军愣了一下,捏着方向盘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眼眸里有涌动的暗流,忽然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转过头去对谢敏道:“你听好了,我现在告诉你,我放手了,我认输了。”

不放手,不认输,还能怎么样?他其实一早就输了,输得彻底。

谢敏:“……”

时间缓缓地过去,好半响之后,王忠军发动车子,对谢敏道:“走吧,我送你回家。”

苏月梅知道王慧慧和苏鹏海的事,两个相爱的人,因为时代的问题,不得不分隔两地,王慧慧在信里说不恨苏鹏海了,她其实也知道她说的是气话。现在亲耳听到王慧慧问起苏鹏海,苏月梅就知道她的心里还有他。

想起苏鹏海在家里跟大伯娘刘玉霞吵架,不满意大伯娘给他说亲事,何尝不是因为他心里还在想着王慧慧。

苏月梅幽幽地叹息一声,“我三哥他不太好。”

“他怎么了?”王慧慧急忙道,眼里是深深的关切,骗不了人。

苏月梅看着她,摇了摇头,“慧慧,你还是不要问了……”

“月梅,你跟我说一下吧!”王慧慧拉着她,一脸的乞求,“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我很想他。”

望着王慧慧都快要哭出来的模样,苏月梅心里也是一阵酸涩,咬了咬唇,还是把苏鹏海的情况告诉了她。

“大伯娘想给三哥说亲,三哥不同意,跟大伯娘吵了一架,然后就收拾东西回机修厂了,好几个月都没有回过家,就过年大年三十回家吃了一顿年夜饭,第二天又走了,直到我要来京都上学,才又见了一面,他看起来似乎比以前瘦了,也没以前那么开心了。”

“月梅……”王慧慧拉着她的手,看着她,眼睛里有水光闪动,却又不知道后面该说什么,说什么好像都没有用。

苏月梅伸手揉揉她的发顶,温和地道:“别想那么多了……”

眼泪从王慧慧眼眶里滚落下来,她忍不住抱住苏月梅哭起来。

苏月梅伸手搂住她,轻拍她的背,哄着她道:“别哭了,三哥一直希望你好好的,你要是难过,他也会不开心的。”

兴许是苏月梅不会安慰人,又可能是她说的话触到了王慧慧内心的伤痛,王慧慧听了她的话,哭得更伤心了,怎么都止不住,最后哭得眼睛都肿了,才抽抽噎噎地停下来。

苏月梅只能抱着她,不敢再多说其他的话了,免得又让她伤心。

等到她们后来回到王家,王慧慧直接一个人就回了屋里,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里面,闷头在里面写东西,也不准人进去,就连后来苏月梅做好饭去叫她吃饭,她也说不饿不吃也不肯出去,等到再去叫她,她就说自己睡了,反正就是不肯见人。

苏月梅没有办法了,韩淑云了解王慧慧的脾气,对苏月梅道:“别管她了,等她睡一觉,明天就该好了,你去休息吧。”拉着苏月梅走了。

半夜里,苏月梅睡醒一觉起来上洗手间,路过客厅,看到客厅里有火星一闪一闪的,她迟疑了一下走过去,见是王忠军一个人坐在黑漆漆的客厅里,手上拿着一支烟,火星明明灭灭。

清浅的月光从窗口透进来,映着他的脸庞,一半光亮,一半阴沉,他就那么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月梅走上前去,看着他手上拿着的烟,皱了一下眉头,她不喜欢烟的味道,“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王忠军朝她看过来,对上她明亮的眼睛,见她微微蹙着眉头,知道她是不喜欢烟的味道,伸手把手中拿着的烟在烟灰缸里按灭。

“偶尔觉得烦的时候抽一下,没有瘾。”他对她解释道。

苏月梅不知道他为什么烦,猜测是不是他工作上的事,安慰他道:“压力不要那么大,工作总要慢慢做,你不要把什么都往自己肩上扛。”

听到她的安慰,王忠军忽然笑了,嘴角往上翘起,笑意很浓,低低的笑声在屋子里回响。

“谁跟你说我烦的是工作上的事?”王忠军笑着说道,明明脸上笑容那么大,眼睛里却没有一点儿笑意。

苏月梅愣住,猜不透他是什么意思。

“那你是为了什么?”她觉得他不对劲儿。

王忠军渐渐地收起脸上的笑容,平静地看着她,他看得很仔细,用目光把她的眉眼鼻子嘴巴都细细地描摹了一边,似乎确定了很记忆里的也没有什么不同,才开口道:“时候不早了,赶紧去睡吧。”

苏月梅皱眉,更觉得他很奇怪了,问他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关心我。”王忠军又笑起来,心里开心了许多。

“我们是朋友。”苏月梅说道。

王忠军点了点头,“对,我们是朋友。”他顿了一下补充道:“只是一点儿私事而已,我会处理好的,别担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