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章(1 / 2)

裴嘉阳难得会说他对谁有印象,之前大家为了帮助他恢复记忆,做了许多的努力,他都半点反应都没有,什么都没想起来,却在听到苏月梅的名字的时候,感觉到了特别,说对她有印象,不由地引起了大家的重视。

“嘉阳,你真的对她有印象吗?”李桂英关心地看向他,面上露出惊喜之色,这是不是说明他的记忆正在恢复了?

韩光霁也对裴嘉阳道:“你不要着急,试着慢慢想,看能不能想起来什么?”

裴嘉阳想了想,除了对这个名字有点感觉以外,暂时没有想起更多的东西,皱了一下眉头道:“我暂时还没有想起来什么,我想等我见见她再说。”

“好好,等她来了京都,你就去见一见,说不定就能想起以前的事情了。”之前裴嘉阳试了许多的方法都没有想起什么来,难得他能有点反应,李桂英就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苏月梅的身上,希望她的带来能对裴嘉阳的记忆有所帮助。

“嘉阳恢复记忆的事情也不急在这一两天,我们先回家吧。”谢敏对李桂英说道,她心里担忧裴嘉阳想起来,面上却是不显,维持着一副很贤惠善解人意的模样。

“对对对,先回家。”李桂英拉起裴嘉阳的手,一家人往医院外走去。

傍晚,谢敏约了王忠军见面。

两个人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谢敏一脸不高兴地向王忠军抱怨道:“你妹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事没事在裴嘉阳面前提什么苏月梅?你没跟你妹妹说过你喜欢苏月梅吗?她不帮着你追苏月梅,把苏月梅变成他亲大嫂,跑来我和裴嘉阳面前捣什么乱?她是日子过得太清闲了,故意没事儿找事儿是吗?”

“够了。”王忠军英俊的脸庞阴沉下来,转头看向谢敏,口气不善地道:“慧慧是我妹妹,她做了什么事,还轮不到你到我面前来指责她,你不要忘了,你现在能留在嘉阳的身边,是一开始就在撒谎,谎言就会有被拆穿的一天,你不要自己得不到嘉阳的心,就怪在别人的头上!”

谢敏看着他,手指着自己,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下车。”王忠军沉着脸赶人。

谢敏气得叫道:“王忠军,你不要过河拆桥,要知道你也是跟我一起的,当初你可是给我做了证明的。”

王忠军好笑一声,斜眼看着她,勾起唇角道:“我当时做了什么证明?”

“你承认了我是裴嘉阳的女朋友,承认了他当初去执行任务之前来找过我……”

“你错了。”王忠军打断她的话,看向她的眼眸里透着冷意,又有对她的怜悯和嘲讽,“当初嘉阳在去执行任务之前,最后去找的人是苏月梅,他要去表白的人也是苏月梅,我当时就不应该帮你点那一下头,我也是鬼迷心窍了,这个谎圆不下去了,也没有继续圆下去的必要了,你还不懂吗?”

“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谢敏气愤地叫道。

王忠军沉着脸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对你?你自己从一开始就在撒谎,一心想要留在嘉阳身边,我破例帮你点头已经很对不起嘉阳了,难道你还想让我帮你把谎圆下去?”

“为什么不可以?”谢敏怒视着他,激动地道:“我和裴嘉阳在一起了,你也可以跟苏月梅在一起,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呵呵!”王忠军冷笑了一声,“我也希望是这样,但是这个谎言就要被拆穿了,还有必要圆下去?”

“你就这样放弃了?”谢敏不敢置信地道:“你不是很喜欢苏月梅吗?”

王忠军微微一顿,在心里叹息一声,喜欢是喜欢,可是不是自己的就不是自己的,他也无能为力,“有些事你不必知道,你下车吧,不要再来找我帮你撒谎了。”

“你……”

“下车!”王忠军毫不留情地沉着脸赶人。

谢敏气得不行,鼓着腮帮子下车,不解气又拿脚踹了车门一脚。

王忠军也懒得理会她,发动车子就飙了出去,甩了她一脸尾气。

……

很快就要到大学开学的日子了,苏月梅和苏鹏兴提前出发去京都,两个人先到的市里,去邮局给王慧慧发了一封他们出发的电报。王慧慧在京都收到电报,就能算好他们到京都的时间,然后来接他们。

苏月梅和苏鹏兴坐的火车,老式的绿皮火车,轰隆轰隆轰隆,一路上走走停停,不如三四十年后的高铁动车,时速几百公里,去哪儿用不了多久就能到,也没有做高铁动车舒服,拥挤人多嘈杂,哪怕买的卧铺票,也一样难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