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016章(一更)(2 / 2)

身后吴明远一步步走近,犹如恐怖的恶鬼一样,朝着苏月梅伸出了魔爪……

说时迟,那时快。

一只有力的手突然从吴明远身后横插出来,迅捷而敏锐地抓住他的臭爪子就是一扭,吴明远连来人都没看清楚是谁,手腕就被扭脱臼了,剧痛猛然传来,他吃痛大喊,发出杀猪般的凄惨吼叫声。

“啊——!”的一声惨叫声从背后传来,把走在前面的苏月梅吓了一大跳,她白着脸慌忙转过身去,就看到身后穿着一身绿军装,背上还背着沉重的军用背包,一脸冷肃的裴嘉阳,他一手用力捏住吴明远的手腕,狠狠将他的胳膊扭到背后,一手按住吴明远的肩头,将他整个人压在旁边的树上,完全动弹不得。

“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

苏月梅不知道裴嘉阳和吴明远怎么到了她的身后,裴嘉阳又怎么会把吴明远狠狠地压在树上?她对眼前的这一幕有些不解,裴嘉阳不是带着兵拉练去了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吴明远怎么也会在?明明那日五哥教训他之后,他就已经从她身边消失了,她都已经好几天没有再遇到他,都以为他变得老实不会再出现了。哪知道她一路走过来,根本没发现他这个人,他是怎么突然跑到她身后去的?

“他一直跟在你的身后,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干什么。”

裴嘉阳之前在训斥肖建的时候,就发现吴明远偷偷地躲在路边的大梧桐树后面,做贼似地探出个头来往他们的方向打量,鬼鬼祟祟地偷看他们。当时他并不确定吴明远的目的,所以就没有声张,一直耐心地等着他自己露出马脚。

他先是严肃地把肖建批评了一顿,然后装作无事的样子跟苏月梅说了两句话就离开了。他先是跟着其他人往前跑出一段距离,随后又倒转回来,就发现吴明远面色不善地跟在苏月梅后面意图不轨,等到吴明远想要对苏月梅伸出魔爪的时候,他就迅速出手,如闪电般把吴明远制服了。

“我才没有鬼鬼祟祟想做什么,我跟她在处对象,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你快放开我!”

吴明远被裴嘉阳压在树上,面皮挫在粗糙的大树上很痛,明明裴嘉阳看起来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压住他,可他就是动弹不得,像一只弱鸡一样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意识到两个人的力量悬殊,吴明远害怕裴嘉阳会对他不利,故意如此说道。

苏月梅一听就很生气,走上去甩手给了他一巴掌,怒道:“谁跟你是男女朋友关系,不要脸!”

“你本来就是我女朋友,这是大沟村的人都知道的事!”吴明远梗着脖子道。

“你还说,你再乱说,信不信我再给你一个大嘴巴子!”苏月梅真是气坏了,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她明明已经当众说过跟他分手了,她跟他再没有半点儿关系,可他还像个狗皮膏药一样贴着她不放,简直不胜其烦。

“我就是要说,哪怕你打死我也要说,你就是我女朋友!”吴明远豁出去了,此时不这么说,只怕更要被裴嘉阳打死,权衡利弊,被苏月梅打两下总比被当兵的打两下轻松。

“你要点脸,我早就跟你分手了,我家里人和村里的人都知道!”苏月梅手指着吴明远的鼻子道:“你要是再敢跟着我,我就报警抓你,告你耍流氓!”

这个年代,耍流氓是很严重的罪,要是真被抓起来,那可不得了,一辈子都要被人当成流氓,他以后的路也就毁了。

吴明远想到这一点,整个人就怂了,老实地不敢再叫了,心想他刚才鬼迷心窍的想要报复苏月梅,还好没有成功,要是他真的把她拖到玉米地干了那种事,一时痛快倒是痛快了,但只怕后果就不只是被当兵的抓住扭断手了,那就很可能被抓起来关进监狱,后面半辈子也就只能在牢房里度过了。

后果如此严重,吴明远后知后觉的醒悟过来,长得还算好看的脸顿时白了彻底,额头上渗出冷汗来,十分庆幸他只是想想,没有真的干出傻事。

苏月梅盯着他那张变得煞白的脸,对他这种变化有些奇怪,她不过是威胁他,还没有真的去举报他,他在怕什么?

这不怀疑还好,一怀疑苏月梅就更觉得不对,她把前后的事情一细想,顿时发现了吴明远有问题,手指着吴明远呵斥道:“说,姓吴的,你刚才跟在我后面到底想干什么?”

然而此时此刻,吴明远哪里敢说实话,他心里发虚,目光闪烁,根本不敢跟苏月梅对视。

苏月梅一看他这样子就猜到他心里有鬼,不然不会这么怕她,说不定他心里想着的就是干坏事,但是他这样的人到底能干什么坏事?苏月梅厉喝一声,“说,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吴明远低着头否认,“没,我没想干什么,就只是想找你说说话而已……”

两个人早就已经闹僵了,苏月梅会信他的话才怪,这种话骗鬼都不信,她盯着他的脸,仔细打量着他的神色,见他面色发白,目光躲躲闪闪,一副很心虚的样子。

电光火石之间,苏月梅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cmxs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