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窃月传奇 > 章节内容

目录

5.钥匙与箴言(1 / 2)

一秒记住【WWW.81ZW.C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通过金彬和薛一侯对窃月轩地毯式搜索后,最终他们将目标锁定在了冯窃月的书房,那个窃月轩除了轩主之外,其他人一律止步的地方。

至今那书房的门上还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金彬与猴儿不得入内!”

“走吧!”言罢,薛一侯拖着金彬就往书房冲,但是……

“喂,你有钥匙吗?”

“你说什麽?钥匙??钥匙!!!”小一转过头看看金彬,再看看房门。不错,那里的确有个叫锁子的东西,然后,“哈哈哈•••”,在距离大门一厘米时,小一终于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今天师兄脑袋进水了!

“笑什么?”看着快笑断气的薛一侯,金彬没好气的说。

“钥匙?金大少爷真是越来越斯文了!开门居然会用钥匙了!”薛一侯一边举着手中那曲里拐弯的“薛氏撬锁专用铁丝”,一边仰天长笑!

“切!”金彬别过脑袋,开始无视某人的存在。

“奇怪,那个‘喷泉’怎么这么安静?”金彬看着对面房间内那个依旧从容的为老爷擦拭身体的阿草。他们可是在撬老爷的书房呀,按照平时的习惯,阿草这鼻涕虫恐怕早已经开始哭天抢地,哀号四野了,为何今天却如此镇定,金彬开始奇怪于他今天的不同寻常。

“啊!!!打不开,打不开,还是打不开!!!啊!!”于是当金彬在心中默数到六的时候,薛一侯终于抓狂了!

“呐,有进步!”

“什么进步?”小一耷拉着脑袋问。

“第一次可以数到了五以上了!”

“|||切,你来好了?!”薛一侯又习惯性的抛山芋了。

“拒绝!”

“为什么?你不想进去吗?”

“你以为我没有试过吗?笨蛋,早在十年前我就试过了!”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敲掉大门?”薛一侯试探性的发问,但是回头却迎上某草脸上的两道泪泉,为了自己的耳膜着想,他决定还是为自己的耳朵“广修善缘”为好!

“呐,师兄,到底要怎么办啊?”

“当然是找钥匙啊,正常人开锁都是用钥匙的,你果然还是不正常!”言罢金彬一脸心痛的看着那个快要气炸的小一。

“什么吗!要说不正常,比起我来,那个被师父多折磨了十几年的你,几率更大吧!”小一开始扳着手指查金彬到底比自己大多少。

“用不用我把手指借给你?笨蛋,找钥匙了!”金彬突然拿出手中的折扇朝小一的脑袋上拍去。

“喂,出人命啦,可是钥匙到底在哪里啊?”薛某人开始不满加抗议,三岁以后,因为“白痴”的问题,金彬的那把睡莲花彩墨折扇就一直在折磨着他的脑袋。

“平时老爷进来时喊得最多的人是谁?”

“当然是小草,他没事才不叫我呢。”

“所以••••”

“所以什么?”小猴子不明白。

“蠢•••我是说钥匙在‘喷泉’手上!真是笨死了•••”金彬看看快要下山的太阳,为了自己眼睛着想,决定不等那个慢半拍的笨蛋。

“你•••你确定?那么重要的东西老头子会交给他?”小一的心里直犯嘀咕。

“当然!”

“为什么?”

“因为我是师兄!”

“|||”

••••••

果然,正当薛一侯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某草正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得意地偷笑不已。

“阿草,小草,草宝宝?!”薛一侯一脸纯真,满眼绿光的向此时正在忠心饲主的“小喷”挪去,然后张开魔爪,准备作扑杀状。

“•••”没反应。于是走近•••

“草!”

“嗯?”阿草用手把眼睛揉开一条缝,然后•••

“诶?•••狼啊!娘啊,老爷呀,有狼啊!!!”于是乎,惨叫声不绝于耳。

“你给我回来!”看着此时拼命狂奔的某人,小一顿时觉得没有面子。

“啊!•••娘啊,狼来了!”

“|||”

在金彬默数到三时对面屋里传来了久违的呼喊声•••

“多了一秒•••”金彬感叹的抬头望天,一脸的舒畅•••

“过来,你别跑,••••喂!•••站住!!!”

“啊•••娘啊,爹啊,娘爹啊••••它来了!!!”

“|||看清楚,我不是狼!你别跑•••乖乖的站住,我•••”

“你要是狼我就不跑了!!!呜••••”

“小草子,你给我站住,你•••”

“嘭!••••”

最终这场“亲亲我爱追逐游戏”在窃月轩的第一百二十块门板宣告殉职后微笑收场•••

“老爷书房的钥匙在哪?”一旁的金彬待到烟尘散尽,追打停止,一脚踏在阵亡的门板上,向下鸟瞰。

“什么钥匙啊,阿草不知道•••”

“是吗?”被压在门板下,某只快死的薛姓人氏的鬼叫道。

“啊!••••”

忽然间,从门板下颤巍巍地伸出只“鬼爪子”,一下子抓住了阿草的脚腕。

“啊!鬼啊,娘啊,爹啊,娘爹啊•••”

“钥••匙••在••哪••里?”门板下那薛姓小鬼继续惨叫•••

“啊,不知道啊,阿草不知道钥匙在我身上啊!”某草一边精忠报主的大哭,一边用力伸开四肢,在地上做自由泳状挣扎。

“喂,别踢了,你这个死水缸,住脚•••喂•••”门板下某人的爪子,再次被踩扁。

“啊!你们想干什么?老,老,老爷,救命啊!”薛一侯终于忍无可忍,一挺身从门板下跳了出来,金彬急忙抽身,再不闪的话,那么下一个被压在门板下的,恐怕就是他金大少爷了吧。

不过,现在被压在门板下的既不是小一,更不可能是金大少爷,没错,那只是一颗千真万确的“草”而已!

“老爷,救我!

“因为是保密的,所以我不知道!”

后来,结果……

一刻钟之后……

“啊!老爷,阿草对不起你呀,啊,老爷的老爷,老爷他妈的老爷,老爷的媳妇的妈的老爷,老爷的爹娘,祖宗的老爷呀,阿草对不起你呀!”

“你的钥匙被两只大灰狼抢走啦!啊,嗷嗷啊!”

后园的梧桐树下,一个被剥的精光的人,看看自己,再看看无人的四周,欲哭无泪。

“师兄,你怎么回事,门都开了,你在磨蹭什么呢?!”薛一侯边说,边往书房里跳。

“我只是怕被师父暗算而已。”金彬一脸狡黠地淡笑道。

“诶•••”此时薛一侯恨不得马上抽回自己早已落地的双腿,没想到混了这么多年,这个气人的家伙,总是显得比自己棋高一筹。

而现在,这个家伙则又一次把自己当成了测试危险程度的试验品!

“好了,看来没事,我们走吧!”金彬一脸轻松地踏进门来。

“•••”

“老头子果然果然不愧为贼王,原来‘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这句话对于大多数盗贼来说真是具有普遍性啊!”金彬自语着,四下查看这二十几年从未涉足过的禁地,完全不理一旁独自郁闷的薛一侯。

“啊,老爷,对不起,对不起!”不知何时长出来的某草,现在正跪在书房的墙角里,双掌合十,念念有词,作求神拜佛状。

“姓金的,有什么发现吗?”薛一侯开始无视这个独自抽风不已的草某,对正在书架前搜索的金彬问道。

“没有,大嗓门猴儿!”金彬头也不回地决绝道。

“你!”新仇旧恨一箩筐,往日恩怨一满缸。本已对金彬十分郁闷的薛一侯,抓起书桌上的砚台朝金彬砸去。

“啊,不可以呀,那是老爷花了半年的时间才搞到的!”墙角里的某草,飞身朝着正以标准的弧线型轨迹向金彬头顶降落的宝贝砚台扑去。

“啊,那个那个,那个也不行!”看着又将被薛一侯染指的另一物品,小草来了个高难度的空中急转弯儿•••

薛一侯一不做二不休,抓起书桌上的笔墨纸砚,文房四宝狂砸一通,霎时间,书房里尘土飞扬,惨声弥漫•••

“啊,这个不能动,这是老爷花了一年才骗来的古诗抄本呀!啊,那个也不行,那是老爷用了两年才偷来的景德古瓷!哇!它不行,诶呀!那个也不可以•••”金彬身形微侧,顺手拿起架子上,刚刚翻到的老爷子独家秘藏——春宫图,怡然自得的翻着,还不时地略略晃动腰身,闪过一些盆啊,罐啊的,根本不把怒气冲冲,狂杂一通的某小孩放在眼里。

“啊,那个,这个,二少爷,你还是杀了阿草吧!”早已上蹿下跳,应接不暇,满脸挂花的阿草,终于屈服在了薛一侯的淫威之下,,两颗罕见的淡紫色瞳孔,泪光闪闪。

“你,你,你!”在薛一侯终于混到了方圆十里内掷无可掷,扔无可扔的地步时,突然觉得脚下还有个绝妙的暗器,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借来用了再说!

当下,一把提起阿草,朝靠在书架上一脸气定神闲的金彬掷去。

“咦?啊!”等到阿草反应过来时,金彬的脸在自己的视野内已经变得很大了!

嘣,哗啦啦,

就在他们即将亲密接触时,金彬一个华丽的360度转身外加后踢腿,那靠墙的竹书架上的古本、书籍、字画、花瓶开始纷纷落地,当然还外加上一个即将落地的某草而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