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窃月传奇 > 章节内容

目录

6. 莺莺燕燕(1 / 2)

一秒记住【WWW.81ZW.C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潇湘镇,胭脂巷,全镇最大最红火的妓坊街,蔻丹坊,艳名远播的妓坊。公卿贵胄,三教九流无所不有的地方。

一片红艳艳的璀璨,花烛之海。已经被这灯火照到头晕的某人开始抱怨,金彬这家伙到底在耍什么花枪?

金彬,薛一侯,坐在花桌前四目相对,一个是神情慵懒,悠闲自得,一脸享受的无比欣悦;另一个则吊着两只圆圆的漆瞳,浓黑的眉峰郁闷的团聚在一起,一幅臭屁的表情。

“哟,这不是金少爷吗,您可是好久不到我这蔻丹坊来了,我们的姑娘们都要得相思病了,这不刚才水仙还跟我念叨金少爷来着,水仙,水仙!”蔻丹坊的老鸨子花姑不愧是生意经,那金红相间俗艳异常的衫袖一摆,长长的银制玉嘴烟杆一摇,便可唤来“满地鲜花”堆积,任由你摘。

薛一侯托着腮帮子斜倚在桌脚上,心中冷笑,金彬自从老头子发疯之后,真的是有好久都没有回他这“第二个家”了,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金大少爷,竟然安安稳稳地在窃月轩待上个把月,也难怪老鸨子这么想他•••的金子。

“是呀,花姐姐,好久不见,您就跟这蔻丹坊一样,越长越红火•••”金彬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朝花姑敬上。

“是吗,是吗?看来京城丹霞坊的胭脂果然是好货,我这才用了几天,您瞧我这张脸!”说着,就朝着金彬的脖子边凑了上来。

“嗯,”看着花姑那张油光浮泛的面孔,金彬顺手一扬,将那杯已然难以下咽的酒水送至花姑唇间,“阿金,敬花姐姐一杯!”

“哟,这可是天大的荣耀。”花姑顺势饮尽杯中美酒,还不忘在那琳琅的杯沿儿上留下一层油腻腻厚吞吞的丹霞坊胭脂。

“这位小少爷是?”不愧是待人接物油光水滑的花姐姐,一下子就发现了金彬今天坐的席位似乎不太对,目无下尘的金大少爷,今天竟然把正位让给了一个乳臭未干小毛孩儿!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孩长的还真不赖,竟然比这里的所有姑娘加起来都好看。

“我家轩主!”金彬用眼睛指指呆坐的薛一侯,淡笑道。

“轩,轩主?”对于消息灵通的花姑来说,冯窃月的死讯早已不是新闻,但眼下这轩主的人选却着实让她吓了一跳,为什么不是金彬?敢想不敢问!这盗九流顶尖儿上的人她怎敢打听•••

“这么说,老轩主?”花姑朝金彬试探道。

“嗯,师父已然驾鹤西游!”金彬一脸的惋惜与感叹仿佛死了亲爹似的,结果看的一旁的薛一侯忍不住做呕吐状,替他在脑海里默念一万次的“亏心大悲咒”。

“嗯,在后院驾草•••鹤!”久未开言的薛一侯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师父在后园里骑着阿草满园子乱窜的情景,终于没有忍住,窃笑出声。

“什么?”花姐姐疑惑道。

“哦,没什么!”看着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嘲笑加拆台的薛一侯,金彬冷笑,心头突然冒出个绝妙的主意。

“我们家轩主是说,嗯,咳咳……”金彬柳眉轻挑,看看满庭满楼的莺莺燕燕,花花草草,又看看眼前一张臭屁脸的薛一侯,递了个眼色给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花姐姐。

“哦,我明白啦!”花姐姐突然看看小一,一幅了然于胸的模样,笑道,“轩主是第一次到我们这儿来吧?”

“哼,谁说我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我,我,我!?熟得很!”薛一侯那爱逞强的毛病果然在最不该犯的时候,开始不受控制。

“对啊,我们家轩主可是此道高手!”金彬拿起桌上的睡莲花彩墨折扇,轻挥窃笑。

“你说谁是高••高手?我•••”想想这个所谓的“高手”,纯良的小一此时满脸疑惑,脖颈下面开始发烧。

“怎么?难道说除了这次轩主真的没有自己来过吗?”金彬故作惊讶的问。

“谁说的•••怎么可能•••呵呵•••”干笑几声后恨不得一刀捅死某人!

“哟哟哟,说的是,轩主放心,今天花姐姐一定让轩主兴尽而归!那个,春兰,秋菊,夏雪,冬梅,百合,明月……”老鸨子的衫袖似乎有着特殊的魔力,成片的石榴罗裙开始相继在薛一侯的面前展示她们浓艳的本色。

那销金兽铜鼎中的香麝,烘的人几乎要醉了,蔻丹坊这个地方,也许总是有着酒不醉人人自醉的特殊魅力吧。

“哟,好漂亮的小娃娃呀,跟我走吧!”

“我的!”

“我的!”

此时的薛一侯,行将成为西市菜市口那等待车裂的刑徒,不过今天把他四分五裂倒不是五头行刑的巨牛,而是蔻丹坊里一群浓妆艳抹的鬼怪妖精。

“好好伺候轩主大人哦!”花姐姐扯开嗓门高声唱道,随即转向正饶有兴趣地观赏“多女一男大型拉锯战”的金彬,意味深长地笑笑,俯身告退。

“哎呀呀,轩主大人好久不来了,想死我了!”

“|||我就没来过!”

“轩主大人这么快就把人家给忘啦,我好伤心哟!”

“|||我认识你吗?!”

“轩主大人真的好帅哟,快到这儿来吧!”

“那倒是!”

“|||”

就在小一云里雾里自恋时,一直坐在身边的金大少爷,猛然在桌下抬脚向薛一侯的膝盖踢去。

“哇•••”

可怜的小一,一个踉跄滚进某个大婶的怀中,从此万劫不复,再无脱身之计。

“来轩主,喝奴家的这杯•••”

“啊?等等,咕噜•••”

“诶呀,轩主只喝姐姐的,还没有喝妹妹的呢!”

“别,嗯•••咕噜•••”

“再来•••再来•••”

“哎!不•••师•••咕噜•••”

越来越模糊,思维和意识随着酒的下肚而开始从薛一侯的身体里一点一点蒸发,眼中的金彬开始变得忽隐忽现起来,像把打开了的美人折扇,每片扇叶上都是他的影子,那慵懒悠扬的浅笑,冰冷如海的凤眸,让薛一侯几多困惑,这两种极端的表情,怎么可能集中在同一张臭脸上,而且还搭配和谐,相得益彰,不可思议。

很快,薛一侯便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啦。金彬揉揉这臭小子的脑袋心想,还是醉了好,不然一会儿碍手碍脚,惹是生非,那才真是麻烦!

“好了,你们退下吧!”

“是,金公子!”众女子不敢违命纷纷离座。

“等一下!”

“公子还有何吩咐?”

“嗯•••准备碗醒酒汤•••”

长夜有尽,而蔻丹坊的狂欢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就像一面永远涨潮的红海,歇斯底里的波浪翻滚,一波连一波,一浪连一浪,锦宫虽云乐,却非长久时,不然就一定会被这红色的海浪吞没。

“公子难怪好久不到我们这里来了,在家里守着这么漂亮的小娃娃,看看孩子也好哦。”那银红霞影纱围裹的水仙美人此时正趴在金彬的脖根下面,娇媚的樱唇,时不时,恰到好处地朝着金彬的耳朵吹起一阵香风,她可是金彬的老朋友,所以特地被留下了。

“嗯,你说谁是小孩子?!”趴在席间的薛一侯突然抬头,睡眼朦胧地对着金彬大叫。世界上就是有种人,只要有人敢说自己的坏话,别说醉死,就是打死,也要蹦出来反击。

“嗯,可我今天可不是来看孩子的哟……”金彬抬手轻弹水仙那潋滟的桃腮,凤眸微扬,意味深长地笑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