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修真 > 窃月传奇 > 章节内容

目录

4.秘宝(1 / 2)

一秒记住【WWW.81ZW.C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没错,如你所想,这就是窃月轩目前的现状,比丧礼更悲哀,外表安静的西子巷贼窝,其实早已炸开了锅,比吴麻子娶媳妇,五姑娘嫁人还要热闹,春天嘛,大家都很精神。

你一定会问,这老疯子是谁,也许你还会想那个漂亮的男人,还有那个可爱的“鸡腿”小子,也许你还会想起那件不是人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也许你会疑惑窃月轩什么时候改贩卖人口啦,而且贩卖的还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疯子,错,这个疯子不是他们偷来的,恰恰相反,整个窃月轩的所有家当,连人带物,花花草草,则都是这个疯子花了一辈子的心血偷来的。

也许你早已想到,的确,万贼敬仰的贼王——冯窃月,哪那么容易就会死,他只不过是,只不过是疯了而已,是真的疯啦。

他怎么会疯?怎么会?

其实,至少三个月之前,连冯窃月自己也未曾想到自己竟然会狼狈到此般田地。而现在,他疯啦,彻彻底底地疯啦。

说起他的悲惨遭遇,就连他那两个最亲近的关门“爱徒”,窃月轩的大少爷金彬,二少爷薛一侯,也就是那漂亮的男人和那个“鸡腿”小子也是半梦半醒,十分郁闷。

话说,三个月前,冯窃月接到得到消息,远在大明朝北岸延边地区的莫芝山藏有秘宝,这对于一个,喜欢冒险,过惯了窃贼生涯的普通盗贼,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但对于像冯窃月这样的贼首,却是不值一顾的财宝,可是这次不知为何冯窃月还是去了。

结果,去的时候是冯窃月和薛一侯,一老一少两个,回来呢,就只剩下一少一疯,一个半人啦。

这下,连一向冷漠的大少爷金彬,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他一向不屑于师父那老年热血,余热过多的精神,用冯窃月自己的话说,自从这小子二十五岁以后,就再也不归了冯窃月管了,但窃月轩却永远不能少了金彬,他,就像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军师,盗窃地点的地图,地址,乃至是细如牛毛的小因素,都被足不出户的他那精心绘制的图纸所覆盖,他,窃月轩无往而胜的关键。

“唉,”窃月轩后园的揽月别院里,金彬看着躺在地上,刚刚从臭地沟中捞回来的师父——冯窃月,继续叹气。

“怎么,师兄还会心疼老头子啦?!”一旁的蹲在地上的小男孩说,他那圆圆的脸,粉嘟嘟的煞是可爱,而大大的黑瞳此时正瞪着金彬,透出轻嘲的光,十五岁的薛一侯,虽然已经是个半大的小男人,但却比同龄人显的小了一圈,既娇小瘦弱,又古灵精怪,难怪冯窃月每次做买卖,总是要带上这个小小的贼祖宗。

“是啊,我是很心疼下个月即将挨饿的我们呀!”金彬坐在绣墩上,双腿微叠,纸扇轻摇,俨然一幅云淡风轻,不食烟火的样子。

“什么?!你是说老头子的钱你还没找到吗?老头子即将任命的准轩主大人,难道不知道盗九流财宝藏在何处吗?”

“你们,你们两个为人徒弟的怎么可以觊觎老爷的财宝!啊,呜,嗯!老爷,他们不孝啊!”正在伺候老爷擦洗的阿草,闻言,再次准备开哭。

“啊,小一,金老大无情无义啊!他一钱不值,一文不名,一兽不如,一,一,一,一二三四呀!”阿草又开始了他那昏天黑地,鬼见愁的神嚎,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他居然就用那块聚集了上百年历史的地沟中各类花果蔬菜、生猛海鲜、大便小便的‘熏香手帕’开始在自己脸上画圈圈。

“谁让他进来的?”金彬的脸上黑线纵横,开始对于自家阿草的除了神经系统外的嗅觉系统深感诧异,‘世间上居然会有这种人!’

薛一侯看着坐在地上哀号的某草和作头痛状的金彬,得意洋洋的很,每天跟着窃月轩这群不正常人士,他早已有了自己的原则,阿草在场的时候,塞耳朵用的棉花是绝对不能少的,因为你根本不知到他什么时候,就会因为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痛哭流涕,大嚎特嚎。

“喂,小猴子?!”金彬双掌覆耳,叫道。

“不要叫我小猴子!我是薛一侯,不是薛一猴儿!拜将封侯的‘侯’!”这是薛一侯的名言,也许薛一侯的爹娘曾经希望他长大了能够拜将封侯,才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吧,如果他不是从小就被冯窃月偷来的话,也许现在就会过着另一种生活了吧。

不过,现在一切皆为枉然,十五年的生活里,只有师父和一手把他气大的师兄阿金。

“嗯,猴小子!”

“师兄,你真的很无聊耶,每次都是这样!”薛一侯斜着眼睛开始蔑视身边自得其乐的某人。

“呦,变聪明了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